文╱潔西卡.勞瑞;譯╱張怡沁 小說寫作,是在編織連串謊言中,試圖獲得更大的真相。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 只要把悲傷寫進故事裡,就能忍受所有的悲痛。 ──伊薩克.狄尼森(Isak Dinesen) 你應該寫一本書。 當然,不論是誰,只要經歷過創傷,或曾經有過令人吃驚、難以置信的體驗,別人聽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句話。沒想到,這句話的背後原來是有科學根據的。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台灣在推動中小學性教育的過程中,讓人最哭笑不得的家長抱怨恐怕就是引起全國網友高度關注的:「課本闔上時男女生的生殖器會碰到」。這類在大眾看來幾乎是歇斯底里的評論除了凸顯社會新舊觀念的衝突外,另方面也讓家長心中永遠的難題再次浮上檯面:「究竟該讓我們的小孩知道多少?」 孩童與青少年到底有沒有足夠穩定的心智與能力消化書中呈現的世界,一向是家長與學校機關的難題。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美籍作家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在以《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大獲成功後,十多年來始終關注著故鄉阿富汗以及中東鄰近國家的戰爭情勢,更於2006年獲選為聯合國難民署(United Nation’s Refugee Agency,UNHCR)的親善大使,積極投身協助難民的人道工作。他所執筆的最新短片作品《海禱》(Se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