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爭議的」李仙得究竟是何許人也?——陳榮彬談《李仙得台灣紀行》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去年有一部轟動台灣的公視劇集《斯卡羅》,是根據陳耀昌先生的歷史小說《傀儡花》改編而成。其中有一個重要的角色李仙得特別引起關注,是讀台灣史的人無法略過的一號人物。 要理解李仙得是誰,除了部分歷史小說以主角、配角,或事件背景,以及非虛構作品,讓人窺得其多面的…

【讀者舉手】多元、共存、包容,在一個摧毀的時代──《邦查女孩》

文/白佳宜 客家作家甘耀明的長篇小說《邦查女孩》將台灣1970年代描寫得淋漓盡致,書封印著患有緘默症的男主角帕吉魯說的話「走了一個太陽,一個月亮,六條河,一個山」,頗富詩意,讓讀者不會輕易相信帕吉魯無法言語,而會能透過他,以一種更加溫柔的態度,貼近作品欲表達的時代。 是一個台灣山林遭大肆砍伐的年代,…

「這書好像有聲書──我本來就是藉由聲帶表達的人啊!」專訪阿爆(阿仍仍)

文/犁客 「長庚很嚴耶,你不知道嗎?我們都說學校是『長庚女子監獄』,大家都要住宿,一個晚上要點兩次名;因為管理嚴格,所以常常就覺得很無聊。啊Brandy和我同寢室嘛,那時我們加入熱舞社,剛接觸黑人文化,她們覺得我外型符合,就叫我試那種造型,我覺得沒差啊,弄壞就弄壞,反正我頭髮長很快。」 就讀長庚護專…

「我罪犯我驕傲、我做錯我道歉」澳洲式氣魄從國徽透玄機

文/二花小姐 很多人說:「澳洲白人的祖先都是英國重犯流放過去的,骨子裡本來就是不好惹的基因。」澳洲人真的都是罪犯的後代嗎? 若被問到這題,很多澳洲人確實可能笑著回答:「是啊,算是吧!」 這種似乎不是很光彩的過去,澳洲人既不避諱也不介意。澳洲孩子在學校都會做家族樹,回家挖掘家族史,家人也很樂意讓孩子把…

五、六年級時,我去同學家玩,第一次感受到原漢界線

作者/阿爆(阿仍仍);採訪撰文/李郁淳 雖然年紀小,但我不怕生,自認為很能交朋友,不管是原是漢、是台東是高雄,都算游刃有餘。但大約在五、六年級時,我去同學家玩,第一次感受到原漢的界線。 我在學校有很多好友,和所有小孩一樣,會約好朋友下課到家裡玩。有一次,一個好友約我放學去她家,我人都到門口了,她媽媽…

【閱讀夏LaLa】Culture Shock!世界大大不一樣!

光是在臺灣,「橡皮擦」的說法各地就不同,而食物口味差異也很大。不同的生活環境造就了不同的文化,世界那麼大,一定存在更多有趣或令人震驚的文化差異! 這一集的《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分享親身體驗的文化差異(震撼),並且透過兩本書同時分享澳洲與香港的有趣文化。疫情不能出國,趁這個時間點好好補充觀…

「我想把故事當成『法律普及』的管道。」──專訪《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

文/犁客 「寫小說痛苦啊,那十個月,明天要寫的今天還沒想到,」唐福睿說,「在我寫最後一個字之前,我都不確定我能不能寫得完。」 唐福睿口中的小說,是拿下「鏡文學百萬影視小說大獎」的首獎作品《八尺門的辯護人》──「因為想拍成影視作品,所以本來寫的是劇本大綱,後來才改寫成長篇,」唐福睿說,「我先前沒寫過長…

「把真凶找出來」遠遠不足以「伸張正義」

文/臥斧;鏡文學授權提供 倘若有個出現「謀殺」情節的故事,「誰做的」、「怎麼做的」常會是故事裡的主要謎團,尤其是傳統推理故事,解開這兩個謎團就可以滿足閱聽者,結束故事。這兩者會成為主要謎團的原因,在於謀殺事件發生的當下,很可能只有凶手與被害者在場,事發之後凶手不坦承、被害者無法言語,它們就會成為偵破…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被帥哥吸進戲院、越過沙丘,里長伯看到的是⋯⋯!?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

關於《沙丘》小說與電影的一些想法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沙丘》小說及電影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相當緩慢地讀完《沙丘》(Dune)小說第一部,也看了同名改編電影。 電影的改編其實不壞。視覺設計很好──這也是身兼導演及編劇之一的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最讓人放心的部分,無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