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完整文章
十幾年前,美國人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頂尖大學裡,SAT成績相當的學生當中,黑人在大學課程的成績表現通常比較差。是的,我們知道黑人是弱勢族群,他們在美國的平均收入、成就和壽命都比白人低,唯一比較高的是從事高工時、高勞力和高風險工作的比例。 完整文章
「閱讀者」楊照在《烈焰》系列作品裡,以「札記」的形式將他對閱讀的迫切熱情傳遞給整個社會與時代。在本次專訪中,楊照娓娓道來他對閱讀的所思所想,從談「讀不懂的樂趣」到「爵士樂、隨筆的流動性」,都能帶給世人關於閱讀的全新觀點! 用札記形式,帶領讀者感受不可預測的閱讀趣味 完整文章
文/口羊 詩人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1842–1898)的學生評論這位老師時曾說:「當他在夢的世界裡描繪宇宙時,宇宙變得無比簡單,就如同汪洋濃縮在一枚貝殼的喃喃細語中。」我不是馬拉美,卻願這只小螺能吸引你親近大海。 ──焦元溥,《樂之本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