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大人之後,如果不幸,就一路被工作、外界推著走,直到老去。如果幸運,總有一些殘酷的時刻,會被逼得不得不回頭,看看曾經小看了的,或因不屑一顧而跳過、省略的東西,例如身體健康,例如幾段經營不善的關係,或是古文詩詞。 如此領悟,其實來得突然。此時此刻,我正坐在復健科診所,肩膀上貼滿電療吸盤,一邊感受電流經過時所帶來的肌肉顫抖,一邊閱讀趙啟麟的新書《大人的詩塾》。 完整文章
由於本魯是個酒量頗差的蛇蛇一條,平時沒喝酒的能耐,但對酒價還算了解,像易開罐的台啤、海尼根只要幾十塊就有了;如果買潘多拉或Costco的紅酒大概兩三百塊,超商買的小瓶威士忌也差不多;至於XO或高級紅酒的價位那就是另一個檔次,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我真的沒消費過。 完整文章
每逢端午節咱們愛國詩人屈原的事蹟就會被拿出來談一次。這兩年我看有些公知覺青,認為屈原其實是「楚獨主義份子」,反對強秦的和平協定與兼併。當然啦,這個說法有點似是而非,想要以古喻今,還是端看我們如何看待當前國際形勢與國家定位。 但我覺得有個更微妙的問題——歷史課學了那麼多愛國詩人或詞人,他們到底想統一還是想獨立呢? 完整文章
這幾年星座書很熱門,自然也有運勢專家開始考察古代那些名人作家的星座,推測他們的性格。不過這整件事多少有點「是在哈囉」的成份。一來是說古人連生卒年都不容易考察,得依據索隱繫年,那所謂「生日」又怎麼會紀錄得精準?二來加上古代中國占星曆法,根據的是二十八星宿搭配天干地支、五德終始、太歲運行等等的大傳統小傳統信仰,因此西方占星學對決東方神秘主義,到底那個說了準?實在很難預測。 完整文章
最近疫情蔓延,只要一講到與疾病相關的議題,大家難免心裡毛毛的,不過說起古典時期以疾病著名的詩人,大概又是我們的老朋友杜甫了。之前我們介紹過杜甫算是標準老魯蛇,其實杜甫去世時也不過才五十八歲,但後人總是以「老杜」、「此老」來稱呼他。而杜甫在詩裡也確實經常提到「老」與「病」的意象,那些詩句如果做成梗圖,恐怕除了「我就爛」之外別無選擇了。 完整文章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完整文章
轉眼2019年又來到盡頭,新的一年馬上就要到臨了。雖說「亡國感」(或芒果乾)在網路、媒體、鄉民間反覆播送,但我實在不敢講2020到底算不算又會不會是亡國的一年。不過若要回過頭講我熟悉的六朝時代,我倒是想講一下距離今日整整一千五百年前的西元520這一年。 完整文章
咳咳,話說最近文壇的核心組朋友在討論「能不能無償寫作」,本魯一介邊緣人,竟也意外被捲入漩渦,不慎被小牙籤戳了一下(這話怎麼有點耳熟?貌似我大宇宙司令韓總也說過)。這事起因約莫是某些網站的專欄,將作家區分等級:簽約特稿作家有錢領,而無名小咖的投稿就被當成讀者投書而淪為無償寫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