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乃賴 幸也不幸,武俠史,彷彿只為了成就一個人而存在。百年來名家無數、好手輩出,但在時代淘洗之下,最後,金庸以他的十四部小說,佔據了一整個文類的絕大部分聲量。超過一百次影視改編、三億本銷量,倪匡說他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富裕的文人,一個人的光芒,遠超過其他所有武俠作家的總和。他的名字,比一整個類型文學還要巨大,甚至,許多讀者誤以為武俠始於金庸、終於金庸。 完整文章
古龍的「蕭十一郎」系列稱不上上品,但寫活了一位女性角色──風四娘。 在第一部《蕭十一郎》裡,看不出風四娘的重要,感覺風四娘不過是個風騷娘。小說以她洗澡被偷窺開場,六章之後消聲匿跡了一陣子,再現身已是第二十三章,接近尾聲,中間消失的那幾章,主戲在沈璧君身上,變成大盜愛上人妻的故事。 完整文章
不,《絕代雙驕》不是古龍最好的作品,也談不上完美佳構,雖然它很紅,名氣很大,非常好看。 1966年《絕代雙驕》開始在雜誌連載時,古龍不到三十歲,已進入創作成熟期,但尚未到達顛峰期——成熟,意味在《絕代雙驕》中,古龍式風格已經顯現;顛峰未到,因為有些瑕疵,不是頂尖之作。緊接在後的《楚留香》系列、《多情劍客無情劍》,古龍創作生涯才邁入顛峰期,光芒眩目。 完整文章
▶▶上一篇:唐門:暗器令武林聞名喪膽的神秘家族(上) 古龍之前的唐門,不夠光亮,不成體系,是古龍不斷自體繁殖,越寫越輝煌,唐門暗器也一部比一部厲害。 到了《白玉老虎》,唐門毒藥暗器的可怕已不在於如何傷人,最讓人喪魂的是,中了暗器找不到藥物可救。 唐門暗器,江湖常見的只有毒針、毒蒺藜和斷魂砂三種。雖然只有三種,但一旦中了任何一種,只能等著傷口潰爛,逐漸死去,死得痛苦無比。 完整文章
武俠小說迷,一提起蜀中唐門就想到暗器,說到暗器就想起蜀中唐門。雖然暗器種類五花八門,製造、使用者此起彼落,但唐門已成為暗器的正字標記。雖然很多人武俠小說只讀金庸,而金庸小說並未真正寫到唐門,但唐門還是廣為人知,可見其魅力。 最早把四川唐門寫進武俠小說的是白羽,但輕描淡寫,不夠立體,唐門發揚光大得靠後起之秀。對此著墨最多的,古龍、溫瑞安、梁羽生,功不可沒。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最近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但東南亞市場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哪些「眉角」需要注意?除了政策之外,還需有賴熟門熟路的關鍵人來指路。深耕東南亞議題許久的燦爛時光書店,邀請越南暢銷作家與翻譯家阮文馨、泰國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與著名的版權經紀人談光磊,一同對談台灣書籍在泰越兩國的現況與未來。 完整文章
最早注意到六神磊磊,是網路上看到轉載的〈今天能讀到唐詩,你知有多幸運嗎?〉,把本該枯燥,屬於考據的文章,寫到如此鮮活入勝。上網查,發現他本名王曉磊,開有博客,名為「六神磊磊讀金庸」,談論金庸,是他本行。他的網誌有一篇文〈金庸和古龍,只差三個詞而已〉,扣著書名古龍「天涯」「明月」「刀」,比較金古二俠之別,並以金庸是「人間,太陽,劍」,古龍是「天涯,明月,刀」為結。 完整文章
二十餘歲,前途茫茫,我無所謂,媽媽擔心,拐我去算命。命相館在二樓,我心不甘情不願,坐定後,不發一言。命相師專攻紫微斗數,在紙盤上畫出一堆線條,畫到一半,開口說:「年輕人,我知道你不信這一套,我說的你參考看看,信不信在你。」頭一樁講的就是:「你是寫稿子的人。」我嚇了一跳。接著更可怕:「但你寫得慢,一篇稿子,改了又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