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比野塔 想像一下每天的日常:出門、搭捷運、進公司、打電腦,用餐之後再打電腦,然後搭捷運回家。原本也該如此的今日,突然從捷運站走到公司的路上,撞見一隻母雞。你停下來開始思考,雞是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現在我該做些什麼? 這就是生活戲劇化的瞬間:發生一件不在預期內的事件,中斷原本的模式,進而觸發人們的想像。而這也是劇場導演楊景翔與陳仕瑛希望能在華文朗讀節中創造的體驗。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詩人鴻鴻的上一本詩集《暴民之歌》後記是這樣寫的:寫詩之於我,不是在創造什麼精緻的文化,而是在實踐「文化干擾」。事實上穿梭劇場、出版與策展的他,皆是貫徹此一信念而為之。比方這次替華文朗讀節所策劃的「詩歌之夜」,便是希望能重新詮釋六零年代的台灣經典文學作品,開啓與現代對話的可能。 跨時代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2018年年中,紅氣球書屋出版了本小刊物《ㄏㄧㄠˇ日子》。薄薄的紙上印著小學生作者的作品,每本定價10元。擺在書店裡很難不抓住客人目光,就像紅氣球書屋開在沒什麼書店、電影院的恆春古鎮上。書店主人木木與德慧試圖撕下小鎮「文化沙漠」的標籤,將他們熱愛的閱讀帶入居民的日常。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你會談論自由是因為有限制存在。」回想如何讓今年華文朗讀節主題「讓想像力自由」落實在屏東地區時,屏東場策劃繫。本屋主人孝晴和巧如想到的,卻是「邊界」。 屏東幅員遼闊,有不同族群和文化。有差異、有限制,界線就昭然若現,但實際上界的定義往往非常模糊,隨時都可能因為政經、社會的需求有所變動。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每場講座都會有結束的時候,但聽導演張大磊的講座,結束的感覺不完全像是「終結」,比較像是句子跟句子之間的「換氣」,只不過你知道上一句話已經完全的結束了。因此,張大磊與作家陳德政對談講座的聽眾,講座結束後仍然在座位上等待著。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走出戲院,回想起剛才在黑暗空間的種種:燈兀自亮起,演員在舞台間穿梭。你有意識地來到,卻不自覺地進入導演及演員創造出來的幻覺,聽著看著他們構築起的故事。演員散發出的身體能量成為此刻混沌的靈光。不論感到喜悅、悲傷或憤怒,都將在步出幻覺後得到新生。 完整文章
採訪/蔡瑞珊、史比野塔;撰文/史比野塔 「我模仿一個說故事者殺死了一位社會學家,然後一人分飾兩角地交替冒充彼此,日以繼夜開著他們的車四處遊蕩越境。」看著上面的文字,第一秒你忍不住會問,「然後呢?」就是這般吊人胃口,讓人開始想像在文字之後藏有哪些可能:可以棲身音樂,也能朝社會發聲,又或者在不同文化間遷徙。即便形態不同,還是能夠辨認出本質,不致使人困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