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寫也愛寫大部頭作品的世界知名恐怖小說作家,第一本繁體中文電子書不但是個並不厚重的中篇,也沒填塞什麼超自然的驚悚情節,這是怎麼回事?十三年前寫出一本全球暢銷小說,十三年後又磨出另一本全球暢銷小說,而作者在寫序時說,這本寫了十三年的作品,其實是個自己更早之前想說、但那時還沒有能力說好的故事,這又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劉韋廷   《牠》是史蒂芬.金最具代表性的長篇小說之一,同時也是本厚度極為驚人的作品。就英文精裝本初版來看,整部小說厚達一千一百四十二頁,是本相當符合金自稱「寫起稿來就像胖女人節不了食」說法的作品。   通常來說,出版業界對於這種長度驚人的作品總是避之唯恐不及,認為太厚的小說會嚇跑不少讀者,總會要求作家刪減。事實上,金以本名發表的第四本著作《末日逼近》(The Stand,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幾年國內出版不少關於寫作技法的解說作品,談虛構創作的較多,談非虛構寫作的相對少一點,不過無論哪一種,都相當受到讀者歡迎──當然,本身在出版業工作的讀者可能是這類書籍的目標讀者群之一,但以銷售來看,這類書籍吸引到的絕對不止出版從業人員。這種市場反應相當有趣,因為它可能代表了幾件事。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讀《關蒂的按鈕盒》(Gwendy’s Button Box)時,想起自己早年讀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作品時的感覺。 俺讀的第一個老金故事是《圖書館警察》(The Library Policeman)。這個故事原來是老金1990年中篇合集《Four Past Midnight》的第三篇,《Four Past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72年,一個住在美國、懷抱著寫作夢想、但是覺得自己寫得很爛的年輕英文老師,氣沖沖地把自己還沒寫完的手稿扔進垃圾桶。畢竟他已經結婚當爸爸了,但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大行,光有作夢的勇氣是沒法子生出奶粉來的,把時間花在寫作上不如去多找一份兼差。 隔天,那份手稿又出現在他桌上。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週六因故到台中顧攤,台中在地獨立書店「新手書店」老闆來串門子,問俺工作結束後做啥,俺說回家,他笑說怎麼不去新八?俺「啊」了一聲才想到他講的是「辛巴」不是「新八」──這名字應該是從動畫電影《獅子王》主角身上借來的,和漫畫《銀魂》沒有關係,但用這名字的地方毋關動漫畫,那是一家Pub。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是一個二十世紀九零年代時大量閱讀的讀者(不用舉手,因為這會透露年齡),那麼或許會記得一個奇妙的現象:國內文學獎作品不見得好讀,也不怎麼好賣,而來自國外的翻譯書數量越來越多,而且引進的方式開始更有組織和系統──早先以書系選書為號召的做法,逐漸聚焦在某些類型與某些作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