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有沒有計劃要寫小說?呃,」柯映安頓了一下,「答案是:沒有。」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的作者柯映安,高中、大學時期練習寫過小說、在網路上發表。「那時主要是讀網路小說,就寫網路小說,」柯映安說,「其實是對創作有興趣,不過也就是興趣。」 完整文章
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完整文章
吳念真 無論是在切肉絲、切魚皮,甚至是剁薑末、蒜末或者翻炒白菜的時候, 好像經常不自覺地模仿起已經過世多年的父親的「軀勢」, 即便場面差別很大,他在總鋪棚,而我所在的地方只不過是家裡的廚房。 陳玉勳的電影《總鋪師》熱烈上演的時候,幾個朋友看完都不約而同地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因為你會煮白菜滷,所以裡頭的你就煮這一道?」 完整文章
吳念真 父親沒帶我去看醫生,而是帶我去麵攤,叫了兩碗什錦麵。 我看著他,心裡想:有錢嗎?父親好像看懂我的意思,低聲說: 「要死,也要先吃一頓飽。」 大概是遺傳了媽媽的基因吧,過了五十五歲之後,我也開始慢慢失去嗅覺,一如她當年。 沒嗅覺,不說旁人不知道,唯獨自己清楚,身體接受「感覺」的某一根天線已經硬生生地被折斷。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故事工廠將在2018年9月把小說家駱以軍的散文作品《小兒子》改編劇搬上舞台,舞台劇故事主軸鎖定在年老失智的知名作家羅以俊與被這道光環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小兒子」羅仲寧之間的互動。在不同演出場次中,飾演羅仲寧的演員分別由吳定謙和藍鈞天擔任,其中的吳定謙直呼:「編劇太壞心了!」 談老爸 既吐槽又肯定 完整文章
文/吳念真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幫普遍不識字的鄰居寫信、讀信已經是我日常的任務。 一般的信,鄰居們通常是拿著信紙、信封直接到我家,交代內容由我代筆;如果事涉隱私,比如對兒子帶回來的女朋友有意見,不希望他們繼續交往,或者跟在外工作的兒子抱怨在家的媳婦不孝、不檢點等等,則是把我叫到他們家或者沒人看到、聽到的地方寫。 完整文章
文/吳念真 直到我十六歲離家之前,我們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張床上,睡在那種用木板架高、鋪著草蓆,冬天加上一層墊被的通鋪。 這樣的一家人應該很親近吧?沒錯,不過,不包括父親在內。 父親可能一直在摸索、嘗試與孩子們親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門而入。 同樣地,孩子們也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