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這個集團難道真有不為人知的祕密?

如果你喜歡讀推理,很可能讀過《龍紋身的女孩》;如果你熱愛詩詞,很可能讀過席慕蓉的作品;如果你注重思辯,不大可能錯過桑德爾的著作;如果你中過樂透,那或許你讀過《祕密》。 《祕密》提及的法則或許太玄,但奇妙的是,這些在不同領域都佔有重要位置、對不同讀者都具有重大影響的書,其實全都出自圓神出版集團。 這個…

【讀者舉手】讀完《念念時光真味》,突然很想阿公阿嬤,很想聊天,很想家

文/溫暮 我成長於雙薪家庭,父母都屬於原生家庭中的大孩子,因此,自我有記憶以來他們總是在為了家計而操煩,不止為了養活我和弟弟兩張永不言飽的嘴,也為了雙方父母以及年歲相距甚大的弟妹們努力。 父母工作忙碌,將我與弟弟託付與阿公阿嬤,整個童年時光幾乎都在基隆鄉下的阿公阿嬤家度過,因此即使我和《念念時光真味…

「我喜歡那些看得清世間險惡,但選擇相信善良的創作者」──專訪柯映安

文/犁客 「有沒有計劃要寫小說?呃,」柯映安頓了一下,「答案是:沒有。」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的作者柯映安,高中、大學時期練習寫過小說、在網路上發表。「那時主要是讀網路小說,就寫網路小說,」柯映安說,「其實是對創作有興趣,不過也就是興趣。」 大學時柯映安唸的是歷史,不過那時覺得未來職涯仍有變化…

【讀墨暢銷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13:來自不同地區,但都關懷人心

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偷書賊》、《克雷的橋》作者朱薩克…

「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專訪吳念真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憨人師」吳念真的白菜滷,傳承自「總鋪師」父親

吳念真 無論是在切肉絲、切魚皮,甚至是剁薑末、蒜末或者翻炒白菜的時候, 好像經常不自覺地模仿起已經過世多年的父親的「軀勢」, 即便場面差別很大,他在總鋪棚,而我所在的地方只不過是家裡的廚房。 陳玉勳的電影《總鋪師》熱烈上演的時候,幾個朋友看完都不約而同地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因為你會煮白菜滷,所以裡頭…

吳念真:沒了嗅覺之後,祂補償我的是「記憶」

吳念真 父親沒帶我去看醫生,而是帶我去麵攤,叫了兩碗什錦麵。 我看著他,心裡想:有錢嗎?父親好像看懂我的意思,低聲說: 「要死,也要先吃一頓飽。」 大概是遺傳了媽媽的基因吧,過了五十五歲之後,我也開始慢慢失去嗅覺,一如她當年。 沒嗅覺,不說旁人不知道,唯獨自己清楚,身體接受「感覺」的某一根天線已經硬…

【一週E書】吳念真聊過去,咱大家來搏感情

文/犁客 大多數台灣人可能都沒法子否認,吳念真是一個相當奇妙的⋯⋯的,嗯,的什麼呢?就是連想要給他一個能夠定位的名詞都找不出來的那種奇妙,真要講的話,只好說他很「吳念真」。 那種奇妙有部分當然來自他的多重身分:散文家、小說家、劇作家、導演、演員、主持人⋯⋯,簡單稱之為「全方位創意人」沒啥問題,但事實…

「你有沒有發現,楊德昌的電影中幾乎沒有臨時演員?」

文/黃崇凱 △場:143 △景:牯嶺街 △時:夜 △人:小四、小明 小四跑過街攔住已經又走了一段路的小明,小明見了他很開心的樣子。 那時候的黑夜比較黑,路邊書報攤販的光暈鬆散,穿著短袖卡其色制服、頭頂大盤帽的男學生或站或走,白衣黑裙的女學生三兩路過,來往穿梭幾輛腳踏車,偶有摩托車排氣聲劃過。我遠遠看…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吳定謙談吳念真:選擇和父親相同的職業,可能我就是傻了點

文/陳心怡 故事工廠將在2018年9月把小說家駱以軍的散文作品《小兒子》改編劇搬上舞台,舞台劇故事主軸鎖定在年老失智的知名作家羅以俊與被這道光環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小兒子」羅仲寧之間的互動。在不同演出場次中,飾演羅仲寧的演員分別由吳定謙和藍鈞天擔任,其中的吳定謙直呼:「編劇太壞心了!」 談老爸 既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