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獨立書店因為隨選列印科技,又重新開實體店的例子又多了一個。紐約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 Co.)原已在1996年關門,如今決定增開一家新門市。它敗部復活的秘密武器是隨選列印機器,標榜用等一杯咖啡煮好的時間,讀者就能拿到一本打印、膠裝的書。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油桐花咖啡杯〉。大意是:某縣的縣長因為強制徵收民地,再與建商勾結,牟取暴利,中飽私囊,以致地主憂憤自殺。 被徵收的民地後來開了家咖啡店,而那位地主的外孫女雅婷在那裡打工。為了替外公討回一口氣,當縣長來光顧時,她「用雙倍的咖啡粉泡濃縮咖啡,用高濃度的咖啡因誘發縣長心律不整」,最後喪命。 完整文章
文/周培文 攝影/林茂盛 2017年夏天,友人間戲稱「邱三歲」的雙魚男子,選在行天宮附近的松江傳統市場街角,開設僅有四個吧台座位的夏野豆行,在熙來攘往的婆媽陣列中,這個喜歡玩滑板騎單車的浪漫大男孩所開設的咖啡小吧,很快就引起注意。 現實於我何有哉 堅持純真 完整文章
一個作家是什麼時候變成一個作家的?從他/她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從他/她立志要寫作開始?或者,從他/她發現自己熱愛閱讀、並且想試著從一個讀者變成一個作者開始? 當一個作家打算開始寫作,他會不會需要什麼特別的……某種東西?例如一個特定的場所、特定的時段,或者特定的音樂?作家筆下的情節是事先安排的?還是邊寫邊想?出版社編輯到底得幫作家做什麼? 完整文章
每次和出版同業在熱炒店聚會,我們總是一邊大吃 1.宮保皮蛋、2.鹽酥龍珠、3.清炒水蓮,一邊含淚大飲台啤十八天啤酒,敲杯的時候還恨得牙癢癢,故意把「書真的很難賣耶,現代人都不讀書了嗎」說得很大聲,希望隔壁桌的人聽到會稍微羞愧一下。 但隔壁桌吃熱炒的西裝阿弟仔阿哥哥難道只能讀書嗎?說不定他吃完 完整文章
文/馬力歐(關鍵評論網總編輯) 我習慣在吃午餐的時候讀書,這個習慣已經維持 11 年了。 每次到一個新環境,禮貌上新同事都會邀請一起吃午餐,這應該是所有上班族都會經歷的情境。我在一開始一定會跟著大夥一起用餐,但是第二週開始就會找理由婉拒。相信我,只要你拒絕兩次之後,大概就不會有人找你一起吃飯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