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世代的困境,22K的惡法,什麼台灣年輕人缺乏狼性,社會hen公平等等這類的話題,其實已經討論了好幾年(#喂不是說好不戰這個)。更慘的是每當有些人被破格任用拔擢,當上了什麼總經理還董事長的,就會被人家檢討每個月爽領多少之類的。 完整文章
上禮拜和謝金魚對談其新書《崩壞國文》,咱倆聊起唐代幾個文人的輪班的實況,回家就看到勞動部(又名常常把人家畫布給幹走的幹畫布)發新聞稿,說因應勞工過勞、雇主違規的可能,決定透過海報和微電影來進行宣導,讓我想到古代士大夫如果穿越到我們當前的鬼島,不知對現行制度的這種七休一、加班上限的規定,會不會感到過勞,於是我冒著被譙賴神同路人的風險,稍微研究了一下漢唐的例假制度。 完整文章
文/謝金魚 我的一生已然輝煌過一次 前些日子,朋友自己做了護唇膏,我去拜訪時,也「受賜」了一條。在此之前,我托另一位朋友買了新的面霜,這兩件東西帶回家之後,放在桌上,不禁讓我想起了一位不是那麼熟的朋友,他曾經拿到一樣的東西,然後高興寫了一首詩。 完整文章
網路流傳一個說法,說方文山為周杰倫寫的〈煙花易冷〉這首歌,化用了楊衒之《洛陽伽藍記》裡的故事──有一貴族將領與他戀慕之女子私定終生,然而洛陽遭逢戰亂,女子被發落為尼,最終才在她出家伽藍寺與將領重逢,世情轇葛,情路波折,真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縱使相逢應不識了。 完整文章
文/乃賴(武俠評論家) 你準備好了嗎?準備好走入死蔭的幽谷,見證鄭丰創作生涯中最大膽、最獨特、最黑暗也最悲傷的奇書《生死谷》,一同體驗青春的痛楚與殘酷、殺手的血腥與絕望、人性的沉淪與悲哀,以及在黑暗的谷底,那一點點微弱的慈悲之光嗎?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是因為你想走,才叫你離開。你萬一想留下,誰能要你走呢?而你怎麼又問我你要何去何從?你想去的地方,就是你該去的地方。 ──六觀大師給性真和尚的話,出自《九雲夢》卷之一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誰不希望自己才華洋溢,富貴榮華,受人喜愛,但如果人生一場,可以得到這種左右逢源的完美極致人生,那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十七世紀的朝鮮小說《九雲夢》就給了我們一個答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