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煥民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看到政治人物說話前後不一、違背自己承諾的情況。像是二○○八年總統大選時,民進黨候選人謝長廷曾說,要是敗選就退出政壇,但後來卻復出從事政治活動;前總統馬英九在競選連任前曾明確表示,絕不會在任內與對岸元首見面,但二○一五年十一月卻在新加坡進行了馬習會。 完整文章
文/費南多.薩巴特 我們最根本的利益在於讓社會成為真正的社會。社會的穩定不在於放棄個人利益,而是應該時刻牢記:保衛我們最根本的利益。 很明顯,個人與國家的辯證遊戲總是處於失衡,天平往往向兩極之中的一方傾斜,而無論倒向哪一方都會帶來危害。當個人佔據明顯的優勢,社會集體的和諧就會破碎,沒有人會去關心那些理當大家共同呵護的東西,那些更有勢力的人剝削弱小者,拒不承認他們應負的集體責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人類可以主宰地球,」哈拉瑞說,「是因為我們是唯一能夠彈性組成群體、進行大規模合作的物種。」 2012年,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出版了《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這部作品迅速成為全球暢銷書,臺灣也在 2014 年推出繁體版。2016年,哈拉瑞造訪臺灣,在唯一一場公開論壇「預見下一波文明革命」的前半段演講裡,簡要地敘述《人類大歷史》當中提及的主要概念。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1. 那真是異軍殺出,競選已經到了子彈打完了「掏出鞋緣所藏短刀或是用刺刀貼身戳擊」的肉搏時刻。這時一群人忽然組成聯盟,廣播裡稱呼他們聯盟名稱叫「性望愛」呢,在性裡誕生出愛,我想那真是太大膽的主張了,忍不住想為他們拍拍手,後來聽清楚才知道他們自稱「信望盟」,想想這名字雖然沒有「信望愛」好,倒也少名符其實,像他們後來的作為一樣,什麼都有了,就是缺了愛。完整文章
這是兩代人的也是兩代作家的;是島嶼的也是陸地的。 是兩個作家的嘗試,也是兩人的日記, 記錄下一年所思所想,向迷路的人解釋, 發生了什麼,哪裡才是方向。 「2014 年,矛盾的一年,是絕不乏味的一年,是恐懼的一年。 踟躕的人們,請不要溫和地走入那良夜;尚未失去聲音的人們,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滅。」 完整文章
文/吳叡人(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Photo from Wikipedia 「並不是在短暫的瞬間裡,人們就能改變自己的內心,變得盡可能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唯有當平等是一輩子的日常現實,而不是少數時刻的遊戲之時,人們才會如此[相互扶持合作]。」——西耶斯《論特權》 一    西耶斯(Emmanuel-Joseph Sieyès)被思想史家稱為「法國大革命的化身」,因為他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