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瑪格麗特.丹尼爾;譯/趙丕慧 ……我不是特別有可能再寫一堆青春戀曲的故事。我的第一批作品被貼上這個標籤之後,直到一九二五年仍揭不下來。打那時開始,我寫的就是青春戀曲,而且越寫越難落筆,也越寫越做作。如果未來三十年我還能交出類似的產品,要嘛我就是有神功護體,要嘛我就是個不入流的文人。 完整文章
文/張以潔、馮勃翰 集結了奧斯卡影帝柯林佛斯、裘德洛、妮可基嫚的電影《天才柏金斯》,帶領觀眾回到二十世紀初,一窺傳奇編輯柏金斯如何和海明威、費茲傑羅等作家共同撐起美國文學的黃金盛世。 當柏金斯拿著紅筆把沃爾夫的文章大段大段刪去、從繁雜的文稿中拉出故事架構,甚至激發他的寫作潛力──這樣的編輯可能和你想的很不一樣。 完整文章
你的第一本經典,也許是眾多小篇故事集結的《格林童話》、大人強塞進你手中要你背誦的《論語》、《唐詩三百首》,又或者是兒童版的《西遊記》、《三國演義》,它們伴你度過了一段童年歲月,並且勾引出你對世界的想像力與理解。 只是長大後,隨著生命層次的提升,個人成長環境、遭遇處境的不同,你有時會忍不住質疑起生命的意義,心中的迷惘與困惑又有誰能解答。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