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但容許施虐者分析、敘述他們自己的問題,是大錯特錯。我們會讓酗酒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什麼喝酒,然後接受他們的解釋,而且毫不質疑嗎?我們大概會聽到這些說法: 「我生活不順遂,所以才喝酒。」 完整文章
文/金雅緣;譯/鄭筱穎 去年年底,某論壇網站有一篇標題為「孩子三歲前一定要自己帶」的文章,在當時引起熱烈討論。文章內容主要以二○一四年某電視台播出的一部紀錄片──《三歲的幸福回憶》為基礎,闡述了孩子出生後到三歲前,必須讓孩子在充滿愛與穩定的環境下成長的論述觀點。這項觀點的依據主要是來自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相信只要是當媽的,應該都對這項理論不陌生。 完整文章
文/洪培芸 保持「安全距離」,既能保護自己,也能讓對方意識到你的界限。 「你到底是有沒有打算要生啊?都沒在計畫嗎?」 電話那端來自家人焦急、催促又帶著逼迫的聲音,讓你在下了班的傍晚疲憊不堪,同時煩躁、惱怒,欲振乏力,卻又繃緊神經。 「生小孩是兩個人的事啊!怎麼都是對我說呢?怎麼都把壓力丟給我呢?」 完整文章
文/金敏植;譯/黃孟婷 想要每天寫作的話該從何下手?就如同我一直強調的,必須先享受每天的生活才行,要以樂趣來充實每天的生活。 雖然我每天都寫一篇部落格文章,但是我從來沒有一次認為自己文章寫得好。如果我文筆好的話,或許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每天寫一篇文章了。就因為文筆差,才會想把文章寫好,也才會經常寫作。無論是學習英文或寫作,想把任何事情做好的祕訣,除了每天練習之外沒有別的了。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與其明哲保身,不如立場鮮明 問題在於,我們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懦弱的界限。 我常在想,我們生活在一個由人構成的群體環境,不得不將精力用來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本來溝通是為了消除隔閡,增進瞭解,透過配合彌補單一力量的缺陷,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 完整文章
文/史丹・塔特金(Stan Tatkin) 想像你們家的管線配置出現滴漏狀況,而你已經超過三十年未曾仔細檢查過每月寄來的水費單據。現在,你才赫然看到單據上所顯示的數字,你被嚇得目瞪口呆。你竟然任由漏水狀況持續了那麼久,不只如此,想想看這些年來所流失和浪費掉的龐大水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