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佳怡 「性」在二十一世紀初的台灣還算禁忌嗎?一方面我們進口了商業大片《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讓光裸身體的帥總裁為觀眾揮鞭歡愛;但二○一七年在台灣出版的日文自傳小說《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卻光連書名都被部分網友批為「出版業向下沉淪」。於是我們知道,若禁忌真的存在,問題應該在於:為什麼有些性被當作「正確的」、「美的」,而有些性(甚至是無性)是「不道德的」? 完整文章
文/鍾文音 小說名《胭脂》,是以一個被窮畫家命名為「胭脂」的女人一生展演的複音人生,張翎用不同的敘述觀點羅織了立體的女人胭脂。胭脂起初是窮畫家的女人,後來在小說的時間長河裡又演變成生了女兒抗抗的女人,接著演變成抗抗女兒叩叩的外婆,三代女性全環繞著胭脂打轉,張翎用了多點折射,折射出一本很好看的小說。 完整文章
文/田中光 本書一直是站在「歐巴桑都很厚臉皮是一種偏見」的立場,探討這種偏見的形成原因。 例如我認為「『厚臉皮歐巴桑』在電車裡大量出沒的時段,很可能原本就是中高齡婦女的比例較高的時段」(本書第一五四頁),以及「團塊世代中的女性剛好在這個時期達到『歐巴桑的年齡』。不論性別或年代,總是會有一些厚臉皮的人。但是當母體人數增多時,就會讓人產生到處都是厚臉皮歐巴桑的錯覺」(本書第一三二頁)等等。 完整文章
文/洪培芸 保持「安全距離」,既能保護自己,也能讓對方意識到你的界限。 「你到底是有沒有打算要生啊?都沒在計畫嗎?」 電話那端來自家人焦急、催促又帶著逼迫的聲音,讓你在下了班的傍晚疲憊不堪,同時煩躁、惱怒,欲振乏力,卻又繃緊神經。 「生小孩是兩個人的事啊!怎麼都是對我說呢?怎麼都把壓力丟給我呢?」 完整文章
女人需要自己的房間,更需要時間。 若無時間,徒有房間也用不上。尤其哺育嬰幼兒時期的婦女,尤其想要寫作的時候,需要時間、房間這兩間。 為什麼特別提出寫作這件事?所有事都要時間處理,但寫作與煮飯、打掃、餵奶、換尿布等事不同,或說所有藝術創作都很麻煩,醞釀,構思,創作,潤飾,一改再改,最壞時全部推翻,重來。 完整文章
文/鄭宇庭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居民,會在一年一度的世界閱讀日互贈書本與玫瑰;臺灣的六家獨立書店店長,也在今年的世界閱讀日準備了書單。他/她們為誰選了哪些書?為了什麼原因選那些書?倘若有另一個人看見他/她們的書單,認得出來這是誰選的嗎?以下就是他/她們選的書,以及某些拿到書單的人,對於選書人身分的猜測…… 新手書店選書 給情人:《女人》,愛德華多‧加萊亞諾 完整文章
你對自己誠實嗎?你敢放膽去愛嗎? 只要妳更勇敢,人生永遠可以再出發! 這本書不止談情說愛,還要告訴你如何愈活愈自在、愈奔放、愈美麗,因為作者親身 驗證了傳說中的祕密:女人一生一定要有一次一個人的旅行,它會使你宛若重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