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真的不相信有鬼,鬼故事對我還會有效果嗎?如果讀了鬼故事而感到害怕,是否代表我還是有一點點相信鬼存在呢? 這些問題的基礎,在於情感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東西。例如說,如果「怕鬼」跟「怕期末考」不一樣,代表害怕不只是一種情緒反應,而是一種有「內容」的東西。害怕不只是發抖、冒冷汗、腎上腺素分泌,害怕還可以「關於」特定事物,就像語言文字可以關於特定事物一樣。 完整文章
身為人,我們過於在意自己。我上次深刻意識到這件事,是在台北捷運舉辦「擬人化行銷」的時候。2019年捷運局跟廠商合作,替主要幾個捷運路線設計動漫風格角色,並各自創辦粉絲頁。這些角色會互嗆,並各有自己的粉絲護航。這個活動很成功,每個捷運路線角色本身和部分話題,都成為當時人人知道的梗。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我當時發現一件事:我最常搭乘的路線的角色被嗆的時候,我竟然有點生氣。 完整文章
同性結合專法施行滿一週年,行政院民調顯示,臺灣民眾支持同性婚姻者超過五成。這個數字比107年多出一成五,也和當年公投結果大相徑庭,但卻符合國際經驗:通常,在通過同性婚姻之後,國民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支持度會上升而不是下降。 完整文章
假設你在家庭方面觀念傳統,認為人就是該成家養育下一代。假設我在性方面很淫亂,你會認為政府應該禁止我結婚來「懲罰」或「矯正」我嗎? 你不會,因為這哪招?也太跳痛了! 事實上,那些家庭觀念傳統的人,遇見遊戲人間的晚輩,可能會講的建議反而是「談個穩定的感情,然後結婚定下來」。 當主角是異性戀的時候,這些人不會說淫亂的人沒資格結婚,正好相反:婚姻是淫亂的解決方案。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