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是年齡成熟一些的讀者,可能經歷過某些奇妙的閱讀經驗──你會發現書頁上出現有幾個字起來對得不大齊、大小比例不大對、幾個筆劃看起來似乎和其他筆劃不太搭(但你不見得說得出哪裡不搭),或者直接看得出那個字根本不是鉛字,而是手寫字。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在阿歇特出版集團董事長說,電子書很笨又沒有創意後,英國作家愛琳凱利(Erin Kelly)不久就撰文申論,反對其意見。(咦,我在寫連續劇嗎?) 她說自己並非第一時間就愛上電子書。五年前因為餵母乳不便,又想看一本厚達600頁的小說,愛琳凱利開始用Kindle閱讀電子書。但在幾個月僅以電子書為主的閱讀時光後,她還是回到紙本閱讀,原因是: 螢幕倦怠症; 喜歡在紙書上劃重點、寫註記; 完整文章
6 月 3 日,台北陷入一片大雨時,有 10 位讀者肩負著神聖的使命,不畏風雨來到 Readmoo(有一位讀者表示家中樓下淹水,所以無法前來,但願發文的此刻水已退去,一切平安)與團隊一同進行 mooInk 使用測試。我們一一詢問讀者實際的閱讀行為,並請他們獨立完成 mooInk 的各種功能操作,團隊就在一旁觀察、記錄,並機動修改找到的錯誤狀況。 Readmoo 完整文章
現代讀者流行在網路書店買書,許多人直接下單,這意味著購書前不用翻頁試閱,不用知道裝幀、字體、封面、厚度,不用感覺書的溫度。 固然常有人譏諷某些人在實體書店看書,在網路買書,但這類情形實際不多,否則以博客來的營業額來換算,實體書店應該門庭若市,擠滿試閱者。很多人,或說大部分的人,都是對著網頁直接勾選,就消費完成了。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小子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我的工作就是要把正拳變壁咚──與設計師小子對談(一) 手工做稿有數位無法達到的溫度 我記得你以前做高雄電影節的一個作品,也是掃瞄寶特瓶。讓我想到曾經有個設計師喜歡掃描東西,掃描各種玻璃、寶特瓶,用掃描方式去捕捉那個素材,再進入平面。 完整文章
友人讀到對岸微信上一篇看標題像是宣判電子書死刑的文章(痴迷电子书四年后,我对它失去了信心),在臉書上問起我的意見。 我看了一下作者,克萊格‧馬德(Craig Mod),沒印象,Google 一下,原來是〈超小型出版〉這篇一度在我的朋友圈大量分享的文章的作者,這下我就知道他是誰了。 克萊格‧馬德是個紙書的設計師,住在東京,在他開始「癡迷」Kindle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Nathan Wind 文/茂呂美耶 日本人在二十歲會面臨兩個重要的節日,一是成人式,另一是當事人過二十歲生日那天。同樣是二十歲,兩者的意義卻有微妙不同,前者算是正式踏入成人世界的一種入伙儀式,後者只是每年必定會迎接一次的日子。 但是,日本的「歲」字有「才」、「歲」兩種寫法,兩個字發音都相同。為什麼會這樣呢?完整文章
上接前文「易讀性的基本法則(二之一)」。(我發現兩篇寫不完,現改為三篇。:P) 五、所有排版元素都應該放在一種想像的參考線上 紙本書頁面上我們可以畫出隱形的參考線,作為安排頁面元素放置、對齊之用。 即使是一本最簡單的書,在一個跨頁裡也可以畫出至少七條參考線。這些參考線控制版心永遠保持在頁面相同的位置,圖片以及圖說也遵循相同的邊線,這樣在視覺上可以減少突兀,整本書也擁有相同的風格。 完整文章
上篇談易讀性,說的是如何讓讀者忘記「我正在看字」這件事,因此可以把全副心神專注在內容本身,不要浪費力氣去辨讀字體。這在版面編排可說是唯一的原則。符合這個原則的版面不可能難看,不符合這個原則的版面,就算美也是失敗。那麼怎麼做才能有易讀性呢? 幾個重要的注意事項條列如下: 一、版面記得要留適當邊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