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慕蓮 「就算真的政府是錯的,那也已經過去了,大家會理解的。」──Feel 劉 Feel 劉太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六四紀念館參觀,幾乎要被手上一大堆的購物袋給絆倒。這個紀念館其實是臨時搭建在香港一所大學的一棟建築物內部。「Feel」是他的英文名字,是來自四川的英文老師取的,顧名思義是因為他的成績非常好,對英文「有感覺」。紀念館門口站著一位身穿黃色制服的志工,Feel 完整文章
文/金琸桓;譯/胡椒筒 瞳孔是眼睛的心臟。 我認識的小說家在專欄裡寫道:「提出恰當的問題是非常關鍵的,因為那個問題會把小說推向新的結局。」 翌日,我們面對面坐在光化門廣場的黃絲帶製作工坊裡,我邊做絲帶邊對他說,把我推向新結局的原動力不是問題,而是眼睛。小說家一臉發現了新問題的表情,追問我那是什麼意思。 完整文章
壹、宗旨 鼓勵文學創作,推廣文學欣賞及寫作風氣,發掘和培植文學人才,建立臺南文學特色。 貳、辦理單位 主辦單位:臺南市政府 承辦單位: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協辦單位:成功大學中文系、臺南大學國語文學系、高雄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東吳大學中文系、淡江中文系、臺南一中、臺南家齊高中、臺南新營高中、臺南興國高中 執行單位:遠景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參、收件時間 完整文章
文/謝定宇 拘謹的日本社會中,松浦彌太郎的浪漫是許多人不敢想的夢想。他的著作豐富,常受雜誌媒體專訪。《GQ》時尚風格雜誌的總編輯杜祖業在書籍與報導的閱讀中,得知松浦早年輟學後孤身到美國闖蕩,後來才回到日本,創立了COW 完整文章
文/何琦瑜、賓靜蓀、陳雅慧等《親子天下》雜誌編輯部 採訪整理/許芳菊 從小說《危險心靈》開始,侯文詠就以犀利的文筆,挑戰台灣教育的種種問題。二○一○年他則以《不乖》這本書,希望能掀起一場教育的文化戰爭。侯文詠對教育的關心,不僅出自於作家對社會的觀察、省思,更出自於身為一位父親的深刻感受。 二○○九年夏天,兩個兒子各自面臨了台灣兩大升學考試:大學學測與國中基測的關卡。 完整文章
文/天下文化 高雄餐旅大學的超人氣教師——蘇國垚,曾經擔任過五星級飯店總經理,更被飯店教父嚴長壽視為服務業界的「大老師」。他將「五星級的服務精神」帶入校園,把每個學生都當成他的「客戶」,連畢業十年的學生還享有他的「售後服務」!難怪聽過他演講的企業老闆都忍不住呼喊:「我好想當蘇老師的學生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