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慶樺 韋伯對當代社會科學的影響深遠,除了最知名的對於資本主義的研究,幾乎每一個大學生都聽過的「理念型」(Idealtypus)、「價值中立」(Wertfreiheit)也影響了社會學的方法論;而討論統治形態時提出的分類方式——法治權威、傳統權威與克里斯瑪權威(Charisma,或譯為魅力型),也影響了我們對當代權威由來的認知;他在《學術作為天職》(Wissenschaft als 完整文章
文/馬家輝 那一年,我在香港城市大學替本科生開了一門跟閱讀和出版有關的通識科目,早上九點鐘的課,每個星期三掙扎起床,痛苦難堪,偶爾遲到,非常不好意思。準時的倒是一些學生,尤其是旁聽的學生,從中文大學來,從香港大學來,我的「人氣」,嘿,是不錯的。 完整文章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1996年,後現代文化研究期刊《社會文本》(Social Text)刊登了一篇文章:〈逾越邊境—朝向一個轉型的量子重力詮釋學〉。[1]這篇文章的名字很難懂,內容也沒有比較簡單。人文領域出現難懂的研究並不令人驚訝,令人驚訝的是,這篇文章的作者索卡(Alan Sokal,紐約大學的物理學家)後來公開表示他完全是亂寫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初大家想了很多不同的名字,」涂豐恩說,「但我很堅持要用『故事』。」 專長是東亞科學史的涂豐恩興趣很廣,對於學術圈要求學者一定要專精在某個領域裡這回事不怎麼自在。「我先前弄了一個臉書粉絲專頁,叫『大人的世界史』,放了一堆我有興趣的東西。」涂豐恩說,「不過做了一陣子,就覺得自己所學有限,應該要多找點不同領域的專家、提供他們所學的精華才對。」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我在快退伍的那個人生階段裡認識「阿強」,陳淑強。那時我在台北仁愛路空軍總部服役,他在師大夜市搞了一家「MINI 工房」,朋友說可以去那裡寄賣手工卡片,就這麼認識的。 完整文章
文/亨利‧明茲柏格(Henry Mintzberg) 譯/洪慧芳 多年來,我們尋尋覓覓管理的真理。如今,該是我們了解「管理既不是一門科學、也不是一種專業」的時候了。 管理肯定不是一門科學 科學是透過研究來開發系統化的知識,管理是為了促進組織內的任務完成,幾乎與科學無關。 完整文章
這是兼顧正面與負面力量的導論,說明為什麼會有利人利社會的好行為,也解釋偏見、歧視、刻板化印象、分化、仇恨與攻擊的成因及助長力量。 這是結合新聞事件、實證研究、實驗案例、學術理論的入門書,生動有趣、豐富多元、容易閱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