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我必須坦承這件事……我連腳趾都需要除毛。真的。有時候(當然不是常常)在洗澡時,我低頭看見腳趾上的毛,已濃密到足以綁條辮子。真是太尷尬了!我趕緊拿起剃刀把它刮乾淨,讓腳趾恢復絲綢般光滑。 這件事一直是我的祕密,真的很難承認,除了某次在大一的英文課上,我對一個女生開了腳毛的玩笑。噁!過了這麼多年,我仍然覺得自己是一個混蛋。事情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當我們不知道自己哪裡有多脆弱時,就更容易受傷 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提出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承認脆弱的重要。從健康心理學的領域來看註8,承認脆弱(亦即承認我們面對的風險),大幅提升了我們維持某種健康習慣的機率。為了讓病患乖乖地遵照醫囑,必須讓他們先承認脆弱。有趣的是,當我們面對某種病症或威脅時,重點不在於實際上有多脆弱,而是,承認自己有多脆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張曼娟剛滿四十歲,有本女性雜誌邀她寫專欄,提及「希望她以四十歲女性的觀點撰文」時向她道歉。「其實我並不在意,不覺得被冒犯,」張曼娟笑道,「我一向認為應該勇敢地面對年紀。我現在過五十歲了,要知道自己不再年輕,像我有些女性朋友不喜歡提及『更年期』的話題,就有一種不敢活在當下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剛出版時收到的回饋都蠻正面的,畢竟很多個案都是情緒上的『被勒索者』;」周慕姿說,「不過等書的銷量好了,負面的回饋也開始變多,其中有許多憤怒的父母,認為我的書在製造對立。」 2017年,從事心理諮商工作的心理師周慕姿出版了《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這本書名來自西方心理治療學家Susan Forward提出的「Emotional 完整文章
文/李坤珊 要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到只有陌生人的地方度過漫長的一天,對小小孩來說,是多麼焦慮、可怕的事。有些孩子強烈需要一個象徵爸媽和家的「安全物」陪伴他,去學習獨立面對家庭以外的世界。這樣的孩子需要被接納,而不是被剝奪。 二○一一年的九月,離開了任教十年的學校,換了新環境,讓自己進入另一片天空,再重新出發!也就在那兒,我遇見了小分。 完整文章
文/許常德 現在他又回去他的天涯了,你們又在這一世的命運裡各自漂泊,這段時間的分離是必要的。沒有這樣的理性,感性就不會回到你們之間。 1. 約聘制的愛情,才不會掉以輕心 一對學生情侶坐在我對面,我教他們如何分手。 我說,每年的最後一天,都要寫一封信給對方,說說這一年有哪些收穫哪些感受,並答覆是否再繼續交往。 這個回顧,讓你得到珍惜;這個答覆,讓你不再掉以輕心,自以為是。 2. 完整文章
文/張兆志 按下停止健,看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再往下走。 不要懷疑自己愛與被愛的能力, 起碼我是這樣。 面對愛情的時候,如果妳會有這些感覺 「我是不是不值得」 「他真的愛我嗎」 「我沒有自信跟安全感」 那,很顯然的, 是對方沒有讓妳有足夠的勇氣開始愛, 或是自己的狀態根本還沒有準備好迎接愛。 我們沒有辦法預測愛什麼時候會來,在哪裡出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