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龍的「蕭十一郎」系列稱不上上品,但寫活了一位女性角色──風四娘。 在第一部《蕭十一郎》裡,看不出風四娘的重要,感覺風四娘不過是個風騷娘。小說以她洗澡被偷窺開場,六章之後消聲匿跡了一陣子,再現身已是第二十三章,接近尾聲,中間消失的那幾章,主戲在沈璧君身上,變成大盜愛上人妻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馬欣 人家都說卡通中,聰明的寵物,都有個魯蛇主人,其實不是,我的確是全天下最聰明的狗沒錯,但查理.布朗是最有智慧的主人,聰明者是像我,對於人生是對空氣舞劍、叫囂著「討厭的事情不要過來」的弱者。而智慧者則是背著他的悲劇預感當行囊,相信未知而能走下去的人。但願我是你啊,查理.布朗,無用之用的代表,卻是每個人到後來,都必須相信的那個自己。 完整文章
文/瞿筱葳 拿到《京都 寂寞》書稿之後,我沒有一口氣看完,花了幾天慢慢讀。因為每一篇都實在好看,有時清淡悠長,有時喜感又驚喜,讀了放下還能回味其中場景一二,捨不得太快讀完。 認識欣穎是這幾年的事,隱約知道她肚子裡藏了許多關於京都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不知道「從來不曾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失去曾擁有過的幸福」,哪個比較寂寞?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與其要經歷失去的痛苦,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可是對另一群人來說,幸福可能就近在咫尺,卻一直觸碰不到,連「選擇不要幸福」的權利都感到奢侈。 在《千鳥酒館》裡,表姊妹沙沙與千鳥便是分別帶著這兩種寂寞,來到靠近陸地盡頭的小鎮。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我們往往能夠從生活的任何事物中,得到許多的啟發。其中,書籍、音樂與電影,應該是最能觸動人心的幾種媒介了吧!所有的創作人,都希望能夠藉由這些嘔心瀝血之作,傳達他們所要訴說的任何訊息。而我們這群接收者,能夠咀嚼多少東西進肚,便端看個人的領悟力了。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致 親愛的馬欣: 希望這樣其實俗套的開場稱呼不會有種硬是裝熟的肉麻兮兮。然而,我們卻又不盡然陌生。 雖然素不相識,但我們都熟悉寂寞。本來以為妳是在替寂寞作傳,豈料更近乎於一曲現代人類的輓歌。眼見人們敲響了喪鐘,妳恓惶於怎麼每個人還彷彿身在太平盛世的霧夢中般無動於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Radiohead唱〈Creep〉已經幾年了?同樣類型的歌後來這麼多人唱過,連林宥嘉都這樣唱,而且一唱成名,那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認為:怪胎這件事是恐怖的?」馬欣說,「所以我有種無聊的使命感,想要跟大家說:怪胎其實一點也不恐怖,因為這世界其實是不正常的,清醒的人會發現,這個世界的走向已經歪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崩壞方式。」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一到下午第三堂課,他就會開始想像校門口鮮肉餅的味道。 他喜歡先在周圍一圈油亮白皮上咬一小口,啜飲裡頭熱燙香麻的肉汁,再稍微大口地含住鮮肉餅上下兩面焦黃的底,喀嚓一聲,咬進內餡,胡椒、孜然、薑、蔥、蒜,各式辛香料從粉紅色的肉餡中奔騰而起,衝入鼻腔,連同肉汁在他口中流竄,讓他連吸帶吮吞下一塊肉。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