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生活遇上問題,是找本相關領域的書來研讀,還是用谷歌大神搜尋?是想要問專家,還是去PTT裡看看鄉民怎麼說? 我們不是不知道所謂的專家學者會怎麼說──每當有重大爭議事件,媒體就會去訪問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然後在即時新聞更新的時候抄一抄所謂的網友看法。媒體常常抄或訪問的所謂專家學者,通常原來是資訊科學家、神經科學家、氣象學家⋯⋯對社會議題的意見不是老生常談,就是讓真正的專家跳腳。 完整文章
媒體報導中、談話節目裡、網路論壇上,甚或你身邊朋友在閒聊的時候,有時會聽到「網友評論」,有時看到「專家意見」,這些公開發表然後被傳播的意見都一樣重要、可信嗎?談話節目裡那些排排坐的人真的是專家或知識分子嗎?事實上,知識分子和專家都得有一定的素質和養成需求,名嘴不見得真有專業,專家也不見得對所有事的見解都足夠正確──在這種情況下,知道自己如何分辨專家、選擇信任與否,是很重要的功課哦! 完整文章
文/湯姆.尼可斯;譯/鄭煥昇   無知在美國是一門邪教,而且源遠流長。 反智像一道綿延不絕的線,蜿蜒貫穿著我們生活中的政治與文化面, 至於滋養著這條線的謬誤觀念,則是: 民主就等於「我再無知,也可以跟博學的你平起平坐」。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完整文章
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列維廷 我們是說故事的物種,也是社會化的物種,很容易受別人的意見左右。我們獲取資訊的方法有三種:自己發現、潛移默化,或被明白告知。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大多來自最後一種——不知何時有某個人告訴我們某件事,或是我們從某個地方讀到。所以,這只是二手資訊,藉由有著專門知識的人來告訴我們。 完整文章
文/土井英司(Eiji Doi) 當我提到自己每天讀三本書,一定會有人問我:「你花多少時間讀完一本書?」這要看書本的厚度,但通常我只花二十分鐘。此時提問的人都會驚呼:「好快!你是用什麼速讀招數才會這麼快?」 其實我沒學過什麼速讀,而且不覺得速讀有什麼特別的好處。因為能不能速讀,與讀書品質的好壞,是沒什麼關聯性的。 相反地,我認為書應該要讀得慢,讀得仔細。 完整文章
圖書出版是個緩慢的行業。你看上了一個作者,或者心中有個題目開始要企畫,或者發現一本外文書值得引進……接下來你簽約,跟作、譯者安排進度,拿到稿子,編排、付印、上市,等待讀者的審判;這一連串從起心動念,到最後由讀者決定成敗的過程,動輒累月,甚至經年。 完整文章
本月講了好幾場「現代譯場:如何使壞翻譯在台灣消失」的講座,課中有個重點是不斷強調,發譯不要因為主題很專門,就認為只有專家能翻譯。但不幸常常在課後的問答時間就有人問,他有一本圍棋書,是不是該找圍棋專家翻譯,因為一本圍棋書,圍棋術語至少在二、三百個以上……。(所以演講有啥用呢?演講有啥用呢?演講有啥用呢?)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