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想殺人的沒殺成、沒死成的卻死了,不用變成殺人犯的則被視為殺人犯,這⋯⋯

文/犁客 小說家鍾愛的兒子被車撞死,肇事駕駛開車跑了,現場沒人目擊。小說家傷痛欲絕,難過之餘,他下定決心:要把肇事駕駛找出來,親手復仇。小說家寫的是推理小說,所以好像對怎麼找凶手有點頭縮──至少他這麼認為,因為真要找起來,他才發現不是那麼簡單。小說家在日記裡記下自己尋找肇事駕駛的思考和行動,雖然一開…

【一週E書】我討厭太宰治的作品。首先,我討厭他的長相

文/犁客 「我對太宰治文學作品的厭惡,可謂極其強烈。首先,我討厭這個人的長相;其次,我討厭這個人分明土氣又自以為時髦的品味;再者,我討厭這個人飾演了一個不適合自己的角色。既是一個會和女人殉情的小說家,就必須展現出更嚴肅的樣貌來才行。 ⋯⋯(中略)太宰治性格上的缺陷,至少有半數應該都可以透過冷水擦澡、…

為了好玩而讀,結果變成公共知識分子──專訪伊恩.布魯瑪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

如果在Youtube,一個小說家──專訪伊格言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

瑪格麗特・愛特伍人生伴侶——加拿大作家格雷姆・吉布森逝世

編譯/愛麗絲 加拿大籍小說家格雷姆・吉布森,於2019年9月18日逝世,享年八十五歲。格雷姆・吉布森也是瑪格麗特・愛特伍的的配偶,也是她一直以來事業上的夥伴,近期她的新書《使女的故事》續集《遺囑》宣傳巡迴中,格雷姆也陪伴在她的身邊。 加拿大指標性作家、鳥類學家、與自然環境保護者 「我們對失去格雷姆這…

沒稿費但有額外好處?平台和作者該思考的是⋯⋯

利申:這個平台有給我稿費。 這時代,生產和發佈內容是一筆生意,有機會賺錢,最顯著但不道德的例子是:新聞媒體為了創造聳動的內容,往往不惜作假、自導自演。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創造內容需要代價。 傳統上,內容的常見代價是錢,出版社用錢換文字,演講的邀約單位用錢換話語。然而,有些人試圖用其他代價換內容,他們…

每一首詩都是一個微小記號,多年之後仍能提醒我……

文/陳冠良;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恣意的創作者 初夏時節,小說家王聰威出版了首部詩集《微小記號》——雖號稱情詩集,但其實不盡然甜美,常常溫柔裡閃現殘酷的失落,像暗室裡忽然打亮一盞螫眼的光。而書封如一張鋪著藍色布巾的桌子,上面散擱著叉子與杯碟,彷彿尋常,所以讓人不設防,忽略了那同時也意味著生…

藝術是預言──伊格言談《與孤寂等輕》

文/林夢媧 出版首本詩集《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便數次再版的伊格言,時隔七年,帶來新詩集《與孤寂等輕》。伊格言擁有詩人與小說家之雙重身分,曾出版小說《噬夢人》、《零地點》、《甕中人》及《拜訪糖果阿姨》等作品。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策劃多場精彩不容錯過的主題講座,其中伊格言的詩集發表,在2月15日於讀…

【一週E書】吳念真聊過去,咱大家來搏感情

文/犁客 大多數台灣人可能都沒法子否認,吳念真是一個相當奇妙的⋯⋯的,嗯,的什麼呢?就是連想要給他一個能夠定位的名詞都找不出來的那種奇妙,真要講的話,只好說他很「吳念真」。 那種奇妙有部分當然來自他的多重身分:散文家、小說家、劇作家、導演、演員、主持人⋯⋯,簡單稱之為「全方位創意人」沒啥問題,但事實…

村上春樹:如果因為忙就停,一定會變成終生都沒法跑了

文/戴蒙.楊 痛苦或虛弱的時候,放棄實在是太容易了,我們必須藉由克服痛苦與疲勞,對自己信守堅持到底的承諾。我們一次又一次信守承諾,就成為一種品德,品德不是只說空話,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習慣。 村上春樹曾是一家爵士樂酒吧的老闆,白天賣咖啡,晚上供應烈酒。他以前每天抽一百支菸。現在他是日本當代作品最暢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