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那一刻,我有點痛恨自己不是小說家。」作家阿潑,以記者身份前往日本 311 大地震現場時,拍攝浩劫過後散落一地的物品,「我們只能透過這些物品,想像它們的主人,」這些沒有聲音、無從訴說的故事,不在新聞報導的事實範圍,也許只能用想像力,替他們把故事說完。這也是被稱為「世越號文學」開端,韓國作家金琸桓書寫社會派小說的目的之一。 完整文章
文/黎客 如果對包括親子、職場、伴侶等等人際關係苦惱、一直覺得自己並沒做錯什麼卻一直遭受某種壓力又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者其實明白是怎麼回事但不知如何處理)的讀者,讀到去年出版的《情緒勒索》時應該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情緒勒索」一詞源自於西方心理治療師Susan Forward提出的「Emotional 完整文章
文/韓江 「人死了以後靈魂會到哪兒去?」 「會在自己的身體旁停留多久?」 你突然意識到這些問題。 我們在觀看往生者時,其靈魂會不會也在一旁看著他們自己的面孔呢? 擺放在尚武館裡的這些人,他們的靈魂會不會也像鳥一樣早已飛走? 「你最好趁我還跟你好好說話的時候,馬上給我回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