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烏合之眾並不是愚民組成,人人都可能是其中之一

文/翁玉玲 《烏合之眾》從大標就可以感受到作者對於內容文字的犀利表達,文中提到「傳染」和「來自各個階層」這兩點相當有創見,個體經由許多理由而有某種相似的言行,其實中間是有相互傳染的機會而造成的,而不同於一般對集體迷思的偏見,很多集體行動其實出自於一時衝動,而非想像中具規畫性,對於事實真理的扭曲理解更…

極權時代,詩人呼喚三個權利

文/廖偉棠 孩子,我以耳語把你交到光手裡。──曼德施塔姆,一九三七 這本厚厚的《曼德施塔姆夫人回憶錄》,它的物質重量大約是一千克,它的精神重量,大約等於斯大林時代被迫害致死的所有知識分子的屍體的總和。 曼德施塔姆夫人娜傑日達的回憶錄,由她丈夫:奧西普.曼德施塔姆,一個偉大詩人在極端時代的命運說起,展…

他們不是主犯,卻提供了犯行中不可或缺的人力

文/提摩希.史奈德;譯/劉維人 如果你因為職務所需而必須攜帶武器武裝自己,願上帝佑你、守護你的生命。請你務必記得,過去許多邪惡的暴行,都起於軍警人員發現他們開始執行不尋常的任務。如果某天你必須面對相同的情況,請隨時準備好說「不」。 在威權政府中通常都有一群鎮暴特警,他們專門負責驅逐試圖抗議的群眾,此…

槍手來的那天,每次都是「砰!」三聲,然後安靜下來

文╱瑞安儂.納文;譯╱卓妙容 我對槍手來的那天印象最深的是羅素小姐的呼吸。很熱,聞起來帶著咖啡味。衣櫃裡很暗,羅素小姐從裡頭拉著櫃門,窄窄的門縫透進一點點光。櫃子裡沒有把手,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死命扣住僅有的小金屬片。 「不要動,札克(Zach)。」她輕聲說:「絕對不要動。」 我沒有動。即使我坐在自己的…

一直以來,我們都誤會了二戰大屠殺的真正成因?───《黑土》

文╱提摩希.史奈德;譯╱陳柏旭 維也納時尚的第六區,大屠殺的歷史就雋刻在人行道上。在猶太人曾經居住、工作的建築物前,他們一度必須徒手搓洗的人行道上安置著小小的銅製方形紀念碑,上面記載著人名、驅逐日期,以及他們的葬身之地。 在成年人的心目中,這些文字連結著現在與過去。 孩子的觀點則迥然不同。孩子的認知…

某些人

文/辛波絲卡 譯/林蔚昀 某些人逃離另一些人。 在太陽或雲朵下的 某個國家。 他們把某些屬於自己的一切 留在身後,播了種的田野,某些雞和狗, 還有鏡子,以及鏡子裡映照出的火光。 他們背上背著水壺和包袱, 一開始的時候越空,之後每天就會越來越重。 在寂靜中某個人因為疲倦倒下, 在喧囂中某個人的麵包被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