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提摩希.史奈德;譯/劉維人 如果你因為職務所需而必須攜帶武器武裝自己,願上帝佑你、守護你的生命。請你務必記得,過去許多邪惡的暴行,都起於軍警人員發現他們開始執行不尋常的任務。如果某天你必須面對相同的情況,請隨時準備好說「不」。 完整文章
文╱瑞安儂.納文;譯╱卓妙容 我對槍手來的那天印象最深的是羅素小姐的呼吸。很熱,聞起來帶著咖啡味。衣櫃裡很暗,羅素小姐從裡頭拉著櫃門,窄窄的門縫透進一點點光。櫃子裡沒有把手,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死命扣住僅有的小金屬片。 「不要動,札克(Zach)。」她輕聲說:「絕對不要動。」 我沒有動。即使我坐在自己的左腳上,感覺像有千百根針在刺我,痛得不得了,可是我還是沒有動。 完整文章
文╱提摩希.史奈德;譯╱陳柏旭 維也納時尚的第六區,大屠殺的歷史就雋刻在人行道上。在猶太人曾經居住、工作的建築物前,他們一度必須徒手搓洗的人行道上安置著小小的銅製方形紀念碑,上面記載著人名、驅逐日期,以及他們的葬身之地。 在成年人的心目中,這些文字連結著現在與過去。 孩子的觀點則迥然不同。孩子的認知從事物開始。 完整文章
文/辛波絲卡 譯/林蔚昀 某些人逃離另一些人。 在太陽或雲朵下的 某個國家。 他們把某些屬於自己的一切 留在身後,播了種的田野,某些雞和狗, 還有鏡子,以及鏡子裡映照出的火光。 他們背上背著水壺和包袱, 一開始的時候越空,之後每天就會越來越重。 在寂靜中某個人因為疲倦倒下, 在喧囂中某個人的麵包被奪走, 某個人試圖搖醒他死去的孩子。 在他們面前總是有一條錯誤的路, 總是有一座不對的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