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斯溫.貝克特 很少棉花工人進入我們的歷史書籍。絕大部分人根本沒留下痕跡;他們經常是文盲,幾乎只要睜開眼睛都在忙著為生活奔波,沒有時間像比他們生活優渥的人一樣坐下來寫信或日記,因此我們很難拼湊出他們是如何過日子。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斯馬特 在每個社會,有權勢者當中那一小撮核心分子總會嚮往象徵性或經濟大權,為了達成目的,他們會對社會實施專制威權制度。群眾並非心甘情願地參與這些計畫──必須用嚴厲的懲罰加以威脅並隨時監控,才能確保他們不停地工作。 完整文章
文/商業周刊提供 Nike 創辦人談最親密夥伴:這裡,充滿正向氛圍。 我們拜訪、參觀了 20 多間工廠。大都不好。幽暗、髒亂,員工重複同樣的動作、眼神空洞。但在台中以南的斗六小鎮裡,我們找到一間看來頗有希望的工廠。 完整文章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在經典名著《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的開場寫道: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