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

文/龐文真 在轉角,遇見。只要願意,隨時都可遇見。 醫院開刀房外,望著螢幕上輪播名字,每個人的名字後面可能是手術尚未開始、手術進行中、進入恢復室⋯⋯。我已經望著螢幕,等了快一小時,家人的名字後都仍是手術尚未開始。難道還在排隊等麻醉? 雖然醫生早在上週門診時已告知,手術至少需三小時,但此時焦慮紛然,無…

【2020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猴死囝仔的英文怎麼翻譯?那些年台灣文學外譯的歷史

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打造台流不是單…

為什麼要在小說裡置入現實事件?(其實不用硬要放啦)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因為近幾年俺常在出版的作品裡置入現實事件,所以有些講座或課程,會找俺講「從現實取材」或「實案改編」之類的題目,尤其在《FIX》出版之後,這種情況更多。 倘若時間可以配合,分享這類創作經驗自然沒啥問題;但有時俺會在準備講座內容時,生出一些奇妙感想。 …

【評書青鳥】索求「無條件的愛」是種幻覺,放下它,你就自由了──平路X賴芳玉

文/謝定宇 那天早晨,過往的認知被完全顛覆,平路的世界突然破了個大洞。她開始挖掘真相,以書寫自我療癒:袒露撕心裂肺的複雜記憶、猶豫著愛孰輕孰重的左右為難、渴望著無條件被愛的深層幻象⋯⋯。過去的風雨寒雪,成就了在的她;一切生命難以承受的重量,堆疊出這本書;這顆燙手的心,點燃作者與讀者彼此的感同身受。2…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不同領域創作者進入同一世界,合力升級!

伍薰《3.5強迫升級》建構了只需無線網路、直徑3.5公分的傳送環,就能遠距傳送物品的近未來世界,以傳送技術對各行各業帶來的衝擊,呈現出他對於現實中許多社會問題的觀察。然而,他想做的還有更多。 完成《強迫升級》[1] 之後,伍薰觀看那些未能放入小說中的百業達人故事,非常好奇不同的創作者,如果用同樣的世…

【果子離群索書】缺憾還諸天地、溫情留於人間──讀平路《袒露的心》

敬愛的父親過世後,平路常和母親在燈下說話,母親會轉述從前夫妻私下所說的話,許多話平路不曾聽說,最讓她驚訝的是,父親曾說他這個女兒:「就是愛穿。」語氣頗有遺憾平路把錢花在衣服上面。 但平路這段敘述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買衣服這事,而是平路的反應:「聽著,讓我有一點驚訝,然後,也有一點點傷心,原來,我不像…

【瞿欣怡的小貓之流】終究會幸福的

「做為同樣在不正常家庭長大的小孩,平路在書裡的每一句話我都明白。」深夜一口氣看完《袒露的心》,我哭了一會兒,想起童年時也同樣孤單的自己。 一個十歲的小孩必須孤獨地住在異鄉,學習打理生活,並且習慣父母的遺忘,這樣的小孩需要很多力氣才能好好長大,不要壞掉。 平路把孤單孩子拚盡一切想被愛的心情,寫得透徹而…

一心追求幸福,可能會忘記殘酷又悲哀的真相──側記平路《袒露的心》新書發表會

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但平路…

你問出一個母親措手不及的問題 「那,我是不是你親生的?」

文/平路 回到那個早上,引出真相的話題。 你與母親坐在陽台上早餐,對於即將聽到的事,你沒有任何預感。 之前,你去了美國一趟,長途飛行辛苦,你讓母親留在香港。或者是那段時間她覺得寂寞,你回港後,母親常在小事上找碴,話題總繞回父親骨灰還沒有入土那件事。 父親骨灰暫放在台北,揣摩父親最後幾年的意向,應該是…

她等著母親還魂,期盼從未擁有過的母女天倫降臨……

文/平路 接下去,父親過世後的日子,當時隨手記下一些,你盡量保留文字的原貌。它直接、它狂暴,某個意義上,象徵你生命原初的錯亂。 二○○六年五月,那天早上,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對於你,那是人生出現轉折的一天,在記憶中始終那麼清晰。周遭的事物也一起……經由瞬間急凍而永遠保鮮。 譬如當年,「九一一」事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