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愛的父親過世後,平路常和母親在燈下說話,母親會轉述從前夫妻私下所說的話,許多話平路不曾聽說,最讓她驚訝的是,父親曾說他這個女兒:「就是愛穿。」語氣頗有遺憾平路把錢花在衣服上面。 但平路這段敘述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買衣服這事,而是平路的反應:「聽著,讓我有一點驚訝,然後,也有一點點傷心,原來,我不像,不像我想的,在父親眼裡那麼完美。」 完整文章
「做為同樣在不正常家庭長大的小孩,平路在書裡的每一句話我都明白。」深夜一口氣看完《袒露的心》,我哭了一會兒,想起童年時也同樣孤單的自己。 一個十歲的小孩必須孤獨地住在異鄉,學習打理生活,並且習慣父母的遺忘,這樣的小孩需要很多力氣才能好好長大,不要壞掉。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完整文章
文/平路 回到那個早上,引出真相的話題。 你與母親坐在陽台上早餐,對於即將聽到的事,你沒有任何預感。 之前,你去了美國一趟,長途飛行辛苦,你讓母親留在香港。或者是那段時間她覺得寂寞,你回港後,母親常在小事上找碴,話題總繞回父親骨灰還沒有入土那件事。 完整文章
文/平路 接下去,父親過世後的日子,當時隨手記下一些,你盡量保留文字的原貌。它直接、它狂暴,某個意義上,象徵你生命原初的錯亂。 二○○六年五月,那天早上,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對於你,那是人生出現轉折的一天,在記憶中始終那麼清晰。周遭的事物也一起……經由瞬間急凍而永遠保鮮。 完整文章
文/平路 你瞇著眼看,身邊的這個男人,那是與壯年時迥然不同的老父親。 愈到後來,你愈像哄小孩一樣與父親相處。有時候在父親跟前,你必須眼明手快,把一些甜膩的零食丟掉,順便把餅乾筒周圍的螞蟻揩乾淨。常常一個不注意,剛丟掉的零食又從垃圾箱中揀回來。你伸手去奪,父親乾脆塞進嘴裡。第二天量出來血糖劇升,令你氣惱好一陣子。 完整文章
為了推廣全民閱讀、平衡城鄉文化落差,遠景出版社與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合作舉辦的「當全世界都在閱讀」系列活動─百師入學講座,105年11月30日下午1時邀請紀大偉老師於逢甲大學開講,以同志文學為切入點,帶領聽眾重新認識臺灣社會的「現代性」。 完整文章
文/平路 一九九二年四月間,台視一連三天播出關於女同性戀的報導。本單元是在未告知當事人的情況下偷偷拍攝,旁白又夾雜足以造成負面印象的敘述,五月五日,節目製作人張雅琴向牽涉到的兩位歌手「表示遺憾」,事件草草收場。其中反映著我們社會對待這個嚴肅議題的輕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