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澤真幸;譯/顏雪雪 雖然我不知道精準地訂定出社會學這門科學從哪裡誕生有沒有意義,但若是針對在什麼時代是否曾產出什麼科學或什麼知識,並描繪出一大藍圖,從中思考社會學的位置,我認為還是有很大的知識價值。 (曾經)真理意味著上帝的啟示 完整文章
幾百年來,科幻故事和哲學互相提供靈感和好用的點子。不同世代的哲學課堂上,老師有時會發現《駭客任務》是讓學生理解桶中腦(brain in a vat)的捷徑,而《銀翼殺手》裡的仿生人則有機會協助說明心靈哲學上的行為主義(behaviorism)或多重可實現性(multiple 完整文章
質言之,每個時代的氣韻不同,特色不同,步調不同,而它所要面對的問題也隨之不同!在二十一世紀,這個網路盛行,AI崛起,文化全球化的時代,在這個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文化與文化之間,到處充滿著衝突與危機的時代,哈伯瑪斯的哲學,他的特殊的現代理性思維,可說是提供了當代人類一種難得之可運用,可消解人類危機的可能性方法與途徑。 完整文章
我才任教幾年,就學會了一個老師愛用常用的詞,叫「教學現場」。每次聽到誰唸著這個詞,腦海中一瞬浮現電影《鋼鐵英雄》或《搶救雷恩大兵》那種:一整個排的士兵被派到戰場前線,後面一群沒有參與大登陸大行動的長官們在戰情密室裡,對著佈陣圖東指西點,然後給出大戰略大思維,組成審查小組,訂定出能力指標。 最後就是一幕悲劇的景象,硝煙迷霧,一整個縱隊列躺在血泊裡,斷肢殘臂,匍匐求生。 完整文章
聯經出版編輯部∕Readmoo電子書∕群星文化聯合訪問整理 關於《黑水》與那件命案有著關連。 我簡單說一下心境好了。自從那聳動案件發生,至今三年來,媒體提到被告,用的常是「蛇蠍女」。以「蛇蠍女」概括地標籤一個人,坦白說,我很不能夠接受。 完整文章
有許多公共議題的辯論,真的很叫人傷透腦筋,例如該廢死嗎?該開放移民嗎?該抽富人重稅作重分配嗎?同性戀婚姻該合法嗎?墮胎該合法嗎?該限制發展來保護環境嗎?鄉民的正義,在這些議題的討論中,常常是不缺席的。就算是理性的討論,正反方都能提出有理的論據,在教育中不太強調思辯的亞洲社會,尤其令人難以抉擇,所以乾脆憑感覺,或者不理會而去小確幸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