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重傷超出臨界值,促使人們採取重大的解決步驟;不夠痛的傷則不會得到相同的認真看待,也就是說永遠不會有解決的一天。 產品或服務完全無法使用的時候,人們會想辦法換新的。假若只是一直有點不靈光,改變的動力就沒那麼大。 現況很糟時,很容易讓人願意改變。人們願意改,原因是不可能繼續維持慣性。萬一你家有蟑螂大軍出沒,你必定得打電話請除蟲公司過來,唯一要考量的只有要叫哪一家。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人與馬克杯 回想一下上次停電的情形。你用手機充當手電筒,但擔心手機會沒電。等電來了,得重設所有的時鐘。萬一停太久,還得處理掉冰箱裡壞掉的食物。總而言之,停電很麻煩。 沒人喜歡停電,但太平洋瓦斯電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首先,請各位想一個自己最近做過的決定,任何決定都可以,例如買哪種早餐穀片、看哪部電影、午餐去哪裡吃;或是更為重大的決定,像是跟誰出門約會、支持哪位候選人、這輩子要從事哪一行。 各位為什麼做了那個決定?為什麼最後挑了那個選項?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讓別人模仿是好事,自己模仿也是好事。 想像一下在一個晴朗春日,你和幾位同事到附近吃午餐,坐在一間酒館的戶外座位,研究一下菜單後想好要吃什麼了。 服務生過來點餐,你念出一長串指示:「布魯塞爾漢堡,中的,加培根和切達起司,還要一分沙拉。」 「OK,」服務生說:「布魯塞爾漢堡,中的,加培根和切達起司,還要一分沙拉,對嗎?」 「沒錯。」你興奮地確認,肚子在叫了。 完整文章
文/茱莉亞.蓋勒芙;譯/許玉意 親眼所見就一定是真相嗎? 當你想到某位具有傑出判斷力的人,什麼樣的特質會浮現在你腦海中?也許你會想到智力、機靈、勇氣或耐心等等。這些都是值得羨慕的優點,但有一個特點理應排在最前面,卻被忽視了,它甚至沒有一個正式名稱。 因此我給它取了個名字,稱之為「偵察心態」(scout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1963年,在美國麻薩諸塞州的劍橋,年輕的心理學家羅勃.羅森塔爾(Bob Rosenthal)決定在他位於哈佛大學的實驗室嘗試一個小實驗。他在兩個鼠籠旁放了不同的標誌,來標示其中一籠老鼠為特別受訓過的聰明樣本,而另一群則是蠢笨的。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1513年冬天,一名窮困潦倒的城市書記員在某間酒吧裡待了又一個漫長的夜晚後,開始寫起一本他稱作《君主論》(《君王論》)的小手冊。這本被馬基維利描述為「我的小小怪念頭」的書,會成為西方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一部作品。《君主論》(《君王論》)最後將會出現在查理五世(Charles V)、路易十四(Louis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時間是1964年3月13日,凌晨三點十五分。凱薩琳.蘇珊.吉諾維斯(Catherine Susan Genovese)開著她那台紅色飛雅特(Fiat)行經一面黑暗中恰好能看見的「禁止停車」告示牌,然後停靠在奧斯汀街(Austin Street)地鐵站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