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則文(天下雜誌《換日線》專欄作家、科技業主管) 我記得2009年大學放榜的時候,家中的遠房親戚打電話問情況,聽到我考上歷史系以後,第一個反應是:「歷史系?那以後能當什麼?老師嗎?那則文要去讀嗎?」 完整文章
愛與死的主題,是日本文學的主要特色。閱讀日本文學時,敏銳的讀者必然可以感受到作品的這種傾向與特色,尤其是三島由紀夫的小說中,更是如此,到處無不瀰漫了這種愛與死,正反兩方非同尋常的糾葛與交織在作品的美感意識中,與神秘的連結中,宛如樂曲的兩種主調,不斷相互激盪、穿梭、流連、翻轉,然後直至最終來臨的死亡,方才完成了這一大樂章! 完整文章
我應該是個夜貓子,除了必修課或不方便,我排的課全部都在下午甚至晚上。我不相信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而是相信早起的蟲兒被鳥吃。基本上,我晚上做事的效率比白天還高,我也不知道這是因為夜貓子天性,還是晚上比較不受打擾。 完整文章
文/劉軒     先前我們談到能量有限,通常,我們工作會隨著時間拉長,越來越累;但有沒有工作會讓人「打完收工」後反而神清氣爽?有的!這次就要來跟你談談越做越「不累」背後的祕密。 從第十六講到第十九講,我們理解「能量(意志力)是一個有限的系統」,但在這一講,我要來「打破它」,跟你聊一聊心理學上有點違反常理,令人不解的現象──心流。 完整文章
文/劉軒 你是否常常對生活感到「無助」?其實,我們並不是一出生就無助,而是點點滴滴的小挫折和放棄,讓自己越來越悲觀。幸好我們可以透過練習,一步步拾回樂觀的心態,跳脫成見。 既然每個人看世界的方式都不同,那這些「不同」又來自於哪裡呢? 完整文章
文/劉軒   你會害怕幸福嗎?其實,我們怕的不是幸福本身,而是幸福開始消逝,我們不確定人生會不會因為現在太幸福,接著就開始不幸了──於是,重新設定(reset)格外必要。現在的人生低點,多年以後也許會如蜻蜓點水一樣,消散無痕。 最近聽到了一首很有意思的歌,叫作〈害怕幸福〉,大意滿有趣的:「害怕幸福,因為怕幸福有一天會讓人糊塗,甚至把自己困在進退兩難的峽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