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玉玲 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送服務,不只提供許多人生活上的便利,在疫情期間也提供居家辦公或居家隔離休養的民眾日常安頓和穩定心情的管道,《接單人生》是偏向研究性質的一本書,透過近距離觀察,剖析零工們從事此行背後的原因。 研究視角探訪零工實況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名少女在地鐵遇上性騷擾,幸而旁邊的中年婦人解圍,群眾當中有人幫忙把嫌犯逮住。嫌犯認罪之後,網路論壇出現一篇貼文,直指少女誣賴好人,而且過往便已素行不良。有人在網路上公開了少女的真實姓名和就讀學校,少女開始承受來自網際網路和現實世界的壓力與惡意,最後在心力交瘁的情況下跳樓身亡。 完整文章
《這不是沒關係》這本圖像小說畫得很漂亮,看了心情會很差,因為每個故事都跟性騷擾和性侵有關。書名取得很好,因為很多人並不知道有些事情並不是沒關係。 例如我臉書上過去一個月最多人留言的文,是一則關於電玩的新聞,講將近六成女性玩家為了避免被騷擾會刻意隱藏性別。在貼文底下,超級多人現身說法。又例如我往往發現,當自己跟女性友人公開發表幾乎一模一樣的政治意見,他們受到的批評和羞辱會是我的好幾倍。 完整文章
答案是可以,但應該要有人指出相關社會觀念的問題,而且只要我們足夠謹慎,這些都可以和製作電影的言論自由不衝突。 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在金馬獎得到五個獎項,然而一些人批評電影內容涉及美化性騷擾,把實際上是性騷擾、侵犯身體自主並涉及犯罪的事情,呈現得像是浪漫並令人同情的事情。這種批評不意外被說是「過於政治正確」,並被一些人指控是在試圖約束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 完整文章
文/艾虔 《有型的豬小姐》是李維菁的散文集,書名頗爲奇特,來自早年的美國布偶電視劇,一隻風情萬種又兇悍的美女豬。然而,李維菁並不像電視劇裏的豬小姐老是欺負大青蛙,反而常常咀嚼生活、職場的苦澀,帶著累累傷痕,期許自己展現優雅有格調。其實,爲人處事若能偶爾跋扈像豬小姐,或許有益心理健康,至少自己心裡痛快一點。 完整文章
文/麥克.伊薩克;譯/林錦慧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兩個星期的新人訓練結束後,蘇珊.佛勒開始跟新團隊一起工作。同一天,她收到經理發來的聊天訊息。 當時她還是個志得意滿的新人。這個團隊是公司讓她自己挑選的,很意外的驚喜。外場維運工程師,簡稱 SRE,在 Uber 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負責平台的順暢運作——所以才稱為「維運」。在 Facebook 和 witter,SRE 完整文章
先說結論:首先,譴責受害者之所以流行,並不是因為它們能有效對抗犯罪,而是因為它們符合社會對女性的想像,並讓人有對女性說教的機會。再來,譴責受害者不是好主意,因為目前大部分譴責受害者的說法並不是在減少性犯罪,而是減少女性的自由和願意發聲的受害者數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