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不要穿太露,以免被性騷擾/性侵」,對於這種「善意提醒」,我一直抱持懷疑。批評者認為這種建議是譴責受害者,並試圖說明這種建議的效果沒有證據支持。支持者則強調自己出於善意,並主張說,就算沒證據支持衣著覆蓋率和受侵害率成反比,最合理的選擇依然是「寧可信其有」。 大家應該聽過一個笑話,A和B討論要一起去露營: A:那如果遇到熊,我們可以怎麼辦? B:逃跑? A:你又跑不贏熊 完整文章
文/陳紫吟 南韓性教育專家孫京伊出版《兒子,你鎖房門在幹嘛?》這本談論兒子的性教育書籍之後,接著出版《世界很亂,你得和女兒談談性》,給予詢問「女兒是否就不需要性教育?」的人一個正面回答,這兩本書的中譯版也在去年和今年相繼問世。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夢想其實是戰地記者耶!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應該要在戰壕裡,一邊閃飛過來的砲彈,一邊現場播報戰況,或是遞麥給旁邊頭在流血的傷兵,問他『現在感覺怎麼樣?』⋯⋯然後就在網路上被罵翻!」《女神自助餐》的作者劉芷妤開玩笑地談起自己的夢想。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樺榭出版集團(Hachette Book Group)旗下的大中央出版社(Grand Central Publishing),原訂於四月初出版伍迪艾倫的自傳《憑空而來》(Apropos of Nothing,暫譯),但在伍迪艾倫的兒子羅南・法羅反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輿論壓力、及自家員工的罷工抗議下,日前已宣布取消該項出版計劃。 伍迪艾倫曾被指控於 1992 完整文章
文/周慕姿 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茴英成功獲得了一家知名律師事務所的實習機會。 錄取茴英的是一位男律師,相當欣賞茴英的才華。茴英進入事務所沒多久,這位律師就主動找她一起參與事務所的重要案件,茴英因而有許多與這位律師單獨工作的機會。 這位律師在業界是非常有名的人物,茴英對其也仰慕已久,能有這樣的機會,她很期待能向這位律師學習更多的事物。 但一同工作後,茴英開始有不對勁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薩瓦爾 我們祖父輩的辦公室沒有鋼筋,沒有檔案夾,沒有電梯,沒有電暖器,沒有電話──也沒有裙子。 ──洛靈,建築師 美國政府在一八六○年代開始雇用女性職員。當時有許多受教育的男性職員換下乾淨的白領襯衫、穿上聯邦軍的藍色制服去打南北戰爭。美國財政部長史賓納獨排眾議,率先採取這項措施。 完整文章
文/鄭文正;譯/徐小為 「青蛙之所以會冬眠是因為牠們是變溫動物。人就不會冬眠,對吧?為什麼會這樣呢?」班導師在孩子們之間走來走去說明,接著把他的手伸進我的T恤裡面,揉捏著我剛開始發育的胸部,說人的體溫就像這樣跟外界溫度無關,會一直維持溫暖。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對全球關注文學的人士來說,今年最重要的文學新聞,應當是每年負責決選並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在5月4日宣布,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將因為醜聞而停止頒發。不過,如果明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接續停頒,大家也不必感到意外。諾貝爾基金會的執行長海根斯騰(Lars Heikensten)認為,學院要付出的努力可不小。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我十歲左右,從柏木四丁目的「二階屋」又搬回五丁目「平屋」居住時,因為差不多要進入青春期,對那方面更為敏感了。也許跟我肥胖有關係,才小學四年級就被同學們說:「怎麼妳的胸部跟我母親一樣?」班導豐本綠老師則對我說: 「不用為自己的身體發育比別人早而感到羞愧。」 晚上,我從浴室圍上毛巾出來時,連父親都說: 「是否乳房已開始發育了?」但母親堅決不承認,說: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第六十九屆艾美獎於2017年9月17日公布得獎名單,包括《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和《美麗心計》(Big little Lies)兩部文學改編影集大獲全勝;單是《使女的故事》就橫掃六項大獎,除了讓瑪格莉特.愛特伍的原著再次成為眾人討論焦點之外,也讓曾經抱怨自己受到艾美獎排擠的美國總統川普,馬上迎來他人生中與艾美獎最接近的時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