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得去出不來的凶宅,韓恐怖大師小說改編電影《邪門》贈票

一個家庭搬到寧靜又與世隔絕的新家,這棟看起來還不錯的新房,卻籠罩一股不祥的氣息。妻子(徐令姬飾演)在遷入的第一天晚上,就開始飽受噩夢折磨,並對倉庫裡傳來的怪聲感到心神不寧,不過她的丈夫(金珉才飾)卻對此無動於衷,孩子們也在父母的矛盾中變得焦慮不安。隨著這家人的噩夢愈來愈嚴重,他們開始無法分辨幻想與現…

「正常或異常,這個問題的根本,是個人與世界的關係。」—專訪《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山白朝子(乙一)

受到許多讀者喜愛,擁有多個筆名多種文風的乙一,用了他其中一個筆名「山白朝子」,在暌違四年後為我們寫下了一本現代都市傳說怪談《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 《如果我的腦袋正常的話…》集結八篇關於「失去」的物語:突然見鬼而失去日常生活的夫妻;失去頭部卻仍苟延殘喘的怪雞;失去記憶而能夠預知未來的情侶;失去創…

據說在斯凱河之外的烏撒,誰也不能殺貓

文/霍華‧菲力普‧洛夫克萊夫特;譯/姚向輝 烏撒之貓 據說在斯凱河之外的烏撒,誰也不能殺貓;此刻望著它趴在火堆前咕嚕咕嚕叫喚, 我對此更是深信不疑了。因為貓是神祕的生靈,能夠接近人類看不見的怪異事物。貓是遠古埃古普托斯的靈魂,承載著被遺忘城市梅羅和俄斐的傳說。貓是叢林之主的親屬, 繼承了邪靈出沒的古…

【一週E書】閱讀「恐怖」的意義

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

知道要用「筷」寫故事時,第一個想到的是⋯⋯?──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

文字/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瀟湘神、陳浩基;筆訪/犁客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是本少見的短篇小說連作集──五篇短篇小說,乍看是應用同樣幾個元素各自不同發展的創作,實際上是故事接龍,後面出現的篇章會將前面故事裡的情節與人物串接起來;五位作家分別來自日本、香港及台灣──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

小心那些不經意的遺忘,不要把變老當作成長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多年前讀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牠》(it)時,俺整夜沒睡、一口氣讀完。 說起來《牠》並不是個複雜的故事。主角群是幾個住在小鎮上的七個孩子,發現小鎮地底潛藏著一個怪物,每隔二十七年會捕食鎮上孩童;主角群合力抵抗了怪物,並且發誓:倘…

不敢看恐怖片的恐怖小說作家超認真的工作與生活態度──專訪笭菁

文/犁客 「我不敢看恐怖片。」笭菁講得很直接。 當然,寫恐怖小說的作家不一定要熱愛恐怖片,不過完全不敢看未免有點誇張;笭菁解釋,「恐怖片不是都會用聲音故意嚇你嗎,我最怕那個了。」 音效的確是許多恐怖片的重點之一,擺置得宜,效果會好得令人意外。 話說回來,笭菁會成為暢銷小說家,也是意外。 笭菁並不是從…

【果子離群索書】《女學生奇譚》的恐怖,是一步步解鎖恐怖後露出的東西

從出版社舉辦的網路試讀活動反應看來,部落客對川瀨七緒的《女學生奇譚》評價普遍不錯,但多數表示,與預期中的,或說出版社宣傳所帶來的恐怖印象,有點落差。 《女學生奇譚》的主軸是:委託人竹里綾女的哥哥失蹤了,失蹤前哥哥正讀一本舊書《女學生奇譚》,此書是二次大戰前,1928年 ,十七歲的少女佐也子所寫,關於…

在影像化的時代,文字讓我們徹夜不眠:譚光磊X楊勝博談《機龍警察》

  獨步文化將於二O一七年正式邁入創社十一周年,回顧過去十年,獨步不僅始終深耕著日系推理這塊沃土,隨著台日雙方的閱讀市場及讀者喜好的變化,二〇一二年起獨步也開始一連串的新嘗試,以恐怖小說打頭陣,緊接著是豐富的娛樂小說,下一步則將目光放到面對新世代讀者的輕推理,直到今年的歐美小說,我們期盼獨步站在類型…

各大書評與閱讀網站綜合評選、有始以來最恐怖的小說書單!

文/白之衡 在各種類型小說中,恐怖小說絕對是最讓人又愛又恨的一種,每次都在夜裡讀得心驚膽跳,全身緊繃,後悔自己為何不早點闔上眼睛睡覺,卻又被情節深深吸引,完全捨不得把書閤上──這就是恐怖小說的魅力。事實上,恐怖(horror)這個類型涵蓋極廣,許多涉足奇幻、兒童、推理等類型的作品都與之互相交集,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