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專訪《東方慢車謀殺案》作者藍霄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藍霄說,「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 出版過三本長篇小說、發表了近二十篇短篇作品,以發表的年份跨度來說雖然不算多產,但藍霄說自己不是「作者」還是太過謙虛。「那時沒有e-mail、沒用電腦打字,投稿還得用手寫在稿紙上然後裝信封寄出去;」藍霄笑道,「結果雜誌居然還把我的作…

從一百八十年前說起──2021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文/犁客 「今年是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20屆年會,不過,另外還有個數字,」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冬陽說,「從愛倫坡發表〈莫格街凶殺案〉算起,今年滿一百八十年。」 〈莫格街凶殺案〉大抵被視為推理小說發展的原點,承襲架構、發揚光大的,則是大家熟悉的福爾摩斯創造者柯南.道爾。「我小時候讀的第一本福爾摩斯叫《…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2:怎麼寫妖怪推理?

文/犁客 某個角度來說,「推理」是從具有恐怖懸疑、超自然意味的故事裡變化出來的──愛倫坡創作〈莫格街凶殺案〉的原因之一,就在於讓一個以恐怖場景開啟的事作,以符合現實邏輯的方式解決。但推理文類興盛發展之後,極力摒棄超自然元素,得到百年之後,才有較多創作者將超自然元素置入其中,這情況自然有其因由。 提到…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真正恐怖的是⋯⋯

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這不是Covid-19籠罩全球時的現實,而是一個短篇故事,奇妙的是,它不僅與現實相互呼應,甚至還連結到一百多年前的另一篇恐怖故事,在那篇故事裡,一樣有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他們搞起化妝舞會的時候…

它之所以重要,因為它該是真的;它之所以吸引人,因為它其實是假的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假新聞」一詞,簡單理解是「以新聞報導形式呈現、經由新聞發布管道發表,但並不為真的內容」。不同於因為某種失誤──資訊提供者講錯了、資訊記錄者誤解了、排版人員漏撿了一個鉛字──而產生謬誤的「錯誤新聞」,「假新聞」的重點在於發布者要利用「新聞」這個理應…

【閱讀夏LaLa】觸手好噁好恐怖!克蘇魯的呼喚!

無論是伊藤潤二《富江》、史蒂芬金《牠》、漫威《汪達幻視》、DC《水行俠》,或經典恐怖科幻作品《異形》等傑作,幾乎都受到克蘇魯神話的影響!H. P. 洛夫克拉夫特所創造的克蘇魯神話系統,描述了文字無法形容的「宇宙恐怖」,這股恐怖熱潮從未消退,甚至成為跨領域的熱門研究話題! 本集「閱讀夏LaLa」,夏宇…

【冬陽一直推】這不是找「威利在哪裡」的遊戲,而是深刻地探問「誰是被害者」

活著的時候沒人在乎你是誰, 但你死之後大家就有興趣了。 ──《誰是被害者》 五一連假前,改編自天地無限長篇小說《第四名被害者》的八集電視劇《誰是被害者》,在全球Netflix同步全集數上線。片長480分鐘的故事在防疫期間正好滿足許多忍在家裡看劇殺時間的收視戶,網路上或讚美或批評的留言討論短時間內長出…

從《六人行》火雞到吸血鬼小丑,萬聖節裝扮的提案現在開始!

編譯/愛麗絲 今年迎來二十五週年的影集《六人行》,是許多人共有的回憶,日前珍妮佛・安妮斯頓開通 Instagram 並 Po 上《六人行》主角們的合照,便一度癱瘓系統,而在這部人氣影集中,也有許多可作為萬聖節裝扮的參考。 莫妮卡的火雞頭套——《六人行》 當莫妮卡與錢德大吵一架,在感恩節莫妮卡戴上的火…

科幻小說之於儒勒・凡爾納,其實是一場無心插柳?

文/鄭軍 凡爾納以科幻宗師著稱,但他同時也是探險小說界的一代高手。說到凡爾納的作品,我們必須明確一點──科幻創作其實不是他的初衷。凡爾納初入文壇時,雖然已經有一些同代作者零星創作了科幻小說,但根本不成規模,影響有限,還沒有一個系統創作大量科幻小說的作者出現,甚至根本沒有「科幻小說」這個名稱。一種類型…

戰慄可以在壓迫中,也可以在戀慕裡──萬聖節的十本恐怖選書

編譯/暮琳 南瓜燈、女巫、黑貓⋯⋯印象中萬聖節該是陰鬱黑暗又帶點幽微生命力的華麗慶典。然而,長大後不但再也沒有沿街trick or treat的機會,所有的節慶氣氛也僅存在於商店內各種特賣活動及主題佈置。想體驗最純粹,最原始的萬聖節氣氛,還是只能回到書裡求助於最深層、最駭人的恐怖故事了。從經典怪物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