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雪 你說你目前戀愛的對象有過一段長達十年的戀情,分手後他們仍是工作夥伴、生活上的朋友,他們依然掛記對方,他們擁有的回憶甚至發展出「默契密語」,突然在對話裡出現你根本聽不懂,你們才開始一年多的戀情總像是活在龐大的陰影裡。 「我永遠也無法追上他們,他們已經有十年的基礎了。」 「或許他最愛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們到達不了那樣的深度。要怎麼去跟一段充滿了遺憾的戀情相比?」你悲傷地說。 完整文章
文/陳繁齊 〈遙遠〉 我想終有一天我會忘記你的模樣像霧一般漸漸逸散 還能找到你嗎霧裡我曾經伸手試圖牽住你的雙眼手心已經熟悉潮濕卻沒留住水氣 生活是清晰是打開地圖就知道要去哪裡卻再也沒有遇見那場霧和那樣的你 〈原意〉 將我的身體空下令你得以居住你可以種下一整片永遠不會開花的城市也沒有關係 但未曾想過怎麼一流淚就淹了上來也從未想成為湖泊在很久以後你卻回來找自己的倒影 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釀一首詩,需要多久時間? 愛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忘卻? 前些日子賈木許的《派特森》擊中我,領悟到很深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故事中一再被提醒的,我們的生活有大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租來的 DV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