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我們有把復仇權利交給國家嗎?

有種支持死刑的說法認為,在建立國家之時,就如同我們交出了暴力、偷竊等權利一樣,我們把復仇的權利讓渡給國家,因此國家不但有權利替被殺的人復仇,也有義務這樣做,否則就是辜負當初對我們的承諾。以下我試圖展開這種說法,並說明它可能有哪些問題。 我們放棄的那些權利,現在全都在國家手上嗎? 有些人對國家的想像是…

【一週E書】可以解悶,也可以討論,可以耍笨,也可以構建出一套理論

文/犁客 上個世紀的後半,台灣各級學校理論上仍把漫畫視為敗壞風氣的毒物、扭曲思想的垃圾;政府沒有禁止漫畫出版,但訂定了嚴格而且無謂的審查規範(例如規定動物的叫聲要用哪幾個字,不過這種無聊規定也就罷了,當時還有漫畫家作品送審後被指出該作會讓小孩胡思亂想所以無法通過,原因是該作中有一隻講了幾句話的狗──…

【布克新聞】S3EP14:「聽」你的世代,《造音翻土》的時代追尋

你喜歡聽音樂嗎?每個時代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聽音樂,從錄音帶到打開串流就能享受成千上萬種旋律,音樂不僅點綴了生活,象徵了一個世代的集體記憶、社會現況,也反映著政府的文化統治。 台灣的聲響文化一直缺乏系統性的研究,本集節目將介紹《造音翻土》一書,集結了台灣歷史上重要的史料照片、田調資料,意圖建構具有脈…

【一週E書】讀書增加免疫力

文/犁客 這陣子肺炎病毒出現新的變種,初始被講得很可怕(某些媒體直接冠以「大魔王」的稱號),不久後被講得很無所謂(某些媒體說:都沒死人嘛就和流感差不多),再不久後又被說得很不妙(某些媒體哭叫:各國政府只會叫大家打第三劑打第四劑但目前的疫苗對它根本無效!──順帶一提,這個說法並不完全正確)⋯⋯總之,還…

為什麼要課稅?古羅馬時代,甚至連小便都要課稅?

文 /多米尼克.弗斯比;譯 /王曉伯 任何事都無法確定,除了死亡與稅賦。[1]克里斯多弗.布拉克(Christopher Bullock),《普雷斯頓的修鞋匠》(一七一六) 稅賦的歷史就和文明一樣久遠。 即使是在依賴狩獵與採集的原始社會,都存有貢獻群體的認知,因此當人類在一萬年前定居下來時,首領就會…

【一週E書】那些被政府認可的暴力組織

文/犁客 多數國家自古以來就有「被政府認可的暴力組織」──不是靠賄賂或特殊關係而得以生存的黑道或武俠小說中的虛構「武林門派」,而是像武士、侍衛、捕快之類、「吃公家飯」但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合法」對平民使用暴力的階級或單位。 當然,這個「政府認可」或「合法」,在古早時期常是掌權的那個人或那群人說了算,政…

貿易需要有意識地認知這是互利互惠的交換行為,各取所需

文/菲利浦‧科根;譯/陳珮榆 對貿易的需求 首先從自身周邊討論起,就拿家裡最常見的消耗品牙膏來看,牙膏在抵達你家浴室前,沿途經過數千人之手和數百道過程。牙膏成分裡美白牙齒的二氧化鈦必須透過開採,可能來自澳大利亞或加拿大;用來清潔牙垢的研磨劑碳酸鈣須從石灰岩中提取;作為增加牙膏黏稠度的三仙膠(xant…

【GENE思書軒】改變世界的科技阿宅,要注意的不只科技

網際網路和手機通訊越來越普及、發達,我們以為生活應該越來越自由,畢竟在網路上,很多阿宅可以接觸到過去不易接觸到的資訊,和遠方的親友通訊,在BBS上匿名暢所欲言地嘴炮,偷偷購買以前在商店付款時會羞羞的玩意兒⋯⋯ 然而,當我們無可自拔沉浸在網路和手機的世界時,大企業也好,政府也好,也愈來愈有能力窺看你究…

資本家透過專屬的「法律密碼」,與國家聯手打造暴政

文/卡塔琳娜.皮斯托;譯/趙盛慈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資本有哪些法律密碼,但不表示資本密碼不存在。比起花時間破解資本的法律結構,或許有些人還比較願意相信,亞當.斯密的知名論點──市場裡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是真的有一隻手。 [16] 可是,法律結構改弦易轍,會從根本上改變「看不見的手」的運作方式。 我…

殷海光:極權者最痛恨的就是懷疑精神

文/殷海光 我們要知道「什麼是什麼」(What is What?);而且你所說的敘事語句,我可以憑自己的觀察或試驗以證其真妄。這是一個最起碼的要求。 這個最起碼的要求,如果說給一個自幼生長在自由民主的國邦而沒有吃過極權暴政苦頭的人聽,他一定瞠目結舌,想不出這個要求有何意義。照他看來,這個要求之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