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這幾年國內出版不少關於寫作技法的解說作品,談虛構創作的較多,談非虛構寫作的相對少一點,不過無論哪一種,都相當受到讀者歡迎──當然,本身在出版業工作的讀者可能是這類書籍的目標讀者群之一,但以銷售來看,這類書籍吸引到的絕對不止出版從業人員。這種市場反應相當有趣,因為它可能代表了幾件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什麼時候起,當孩子說出充滿空想的天真話語,我們不僅不感到興奮、開心,反而覺得被挑戰、被冒犯了? 又是什麼時候起,我們一邊讚嘆某些奇思幻想的瑰麗,為之深深感動,卻又告誡自己那樣不切實際、不可能、不合理? 受到社會常規與常識薰染束縛的成人,漸漸失去感受性與想像力感知靈魂的存在,亦即,我們在我們視之為「現實世界」的框架哩,僵死了。 完整文章
文/洪辰芳 「我設計時都會做考據研究,特別是做商標設計,一定是愈來愈重視故事,」洋蔥設計創辦人黃家賢講設計講到興起,動手挪出桌上空間、搬來筆電,秀出他從「言」字發想的華文朗讀節設計LOGO,以及隨著LOGO應用於不同展品上的各種延伸展品。 「你看,橫著看就是一個『言』,我不想觀者一眼就看穿,所以把它擺成橫的,『口』則做出嘴型的感覺,就有朗讀的意味⋯⋯」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年前有回某文壇前輩同俺閒談之際提到「小說拿掉故事之後,還剩什麼?」──會提到這事,大抵是因聊到關於「文學」的看法,前輩的說法,大概的意思是以小說這種文學形式而言,當中屬於文學的藝術成分,來自「故事」之外的種種,某方面看自然與故事本身相關,但某方面看也不完全相關。 舉個例子。 完整文章
文╱安琪拉.艾克曼、貝嘉.帕莉西 在你的人生中,曾經聞到過什麼味道,讓你立刻想起過往的某個瞬間嗎?我相信一定有,因為腦中的記憶神經受體,與辨識嗅覺的受體位置極為接近。這意味著嗅覺是各種感覺中,最容易讓讀者把自己的過往與情感相關記憶連結的感官。而且嗅覺也可以在意圖讓讀者深入故事內容之際,帶來最重要的「共享體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