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虛構故事裡的人物,就如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一樣存在、生活著,看似並無二致。但實際上,虛構人物是為了滿足作者創作目的,生活在編排好的社會中。因為現實生活永遠無法滿足我們。現實生活裡的一切沒有明確的開始、轉折或結束,但故事可以。在虛構故事裡,我們能不受約束地洞察自己與他人的秘密及內在自我,現實生活裡的人們或許總戴著面具,但虛構故事裡的角色並不會如此,他們的一切似乎都攤在陽光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對童話的印象是「那都騙小孩的」,或者客氣點兒講「為孩子們掩蓋了現實的殘酷真相」,但仔細想想,實情或許並非如此。許多被胡亂歸類到「童話」的故事,可能是寓言、可能是神話、可能是民間傳說,這些故事本身都帶有反應文化及社會的意義,大多數並未刻意粉飾太平──格林兄弟蒐集的那些大多挺殘忍的,安徒生寫的很多故事頗悲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講到「改編」這個詞的時候,其實可能指稱很多種截然不同的狀況,將某一件或某幾件真實事件加入虛構或各取部分相互組合、變成故事,稱為改編,將某個故事從一個形式變成另一個形式(例如從漫畫變成電影)也叫改編。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賽門.史塔倫哈格(Simon Stålenhag)出生於1984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的鄉下長大,從小就喜歡畫些自家附近的地景風貌,後來也開始著迷於科幻世界的概念設計。越畫越多、越畫越熟,也越畫越好之後,除了接受作畫委託──例如幫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Swedish Museum of Natural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那是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和我們不同啊,山林就是他們的冰箱,何必那麼辛苦工作呢?」黃惠玲第一份教職在花蓮縣西林國小,那時是還會稱原住民為「番仔」的年代,她面對價值觀的碰撞、開拓自己的視野,體認到完全不同的價值系統後,學會謙卑與包容,「我開始學會尊重和理解多元、少數族群的文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