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達翰 「我開始在這個地方留下來,希望可以拍電影,因為別人認為亞裔在這裡不會有位置,但這成了我的美國夢。然而,直到那一刻,我依然無法知道,一個中國電影導演是否能佔有一席之地。」──李安在《臥虎藏龍》後回憶最初的當年。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有人將文學創作比作為生產過程,將作品喻為作家的孩子。將心中所想化作文字出版,對多數作家而言是漫長艱辛的過程,嘔心瀝血之作問世的感動,的確可比迎接親生骨肉至世上的喜悅。然而,在某些情況下,作者會狠心譴責、拋棄作品,就連最出色的作者在面對自己最知名的作品時都可能心生憎恨。 身為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作家,卡夫卡曾在死前要求摯友燒掉他所有手稿;著名詩人W. H. 完整文章
時至年末,國外各大媒體及閱讀相關網站的年度評選紛紛出爐。這些媒體及平臺各有特色,評選的方式也各有不同,因此各家書單不大一樣,反應出自家特色;有趣的是,也有幾本書是不同媒體平臺不約而同的選擇,顯出這幾本書的確是2016年讀者不應忽視的書籍。 以下我們整理出各家媒體平臺推薦的部分2016小說書單,排名不分先後。各家媒體平臺的選書,將在「Readmoo閱讀最前線」另以專文介紹。 完整文章
編譯/Jasmine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選出了2016年年度十大好書,涵蓋內容議題包括:種族歧視、居住正義、當代社會問題、同志情慾、人權運動、國際政治關係等。當中LBGTQ小說《慾之所向》(What Belongs to You,暫譯)更被《出版人週刊》喻為是「2016年第一本偉大的小說」。另外還包括:榮獲今年亞馬遜年度最佳書單中的《地下鐵》(The 完整文章
文/陳文茜 □ 與其說我的成功是從脆弱開始,不如說我很勇敢面對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來,也因為從事藝術的我有這種真誠,所以才會動人!我因為自己脆弱,所以很能同情別人的脆弱。 □ 完整文章
寫於 1964 年的《單身》(A Single Man)於 2010 年由新經典文化出版,書封用了前一年的改編同名電影(台譯:摯愛無盡)的劇照,從前導宣傳影片到阮慶岳的導讀都十分著重同志相關的橋段,出版社給讀者的所有線索,都將《單身》編入同志文學的隊伍。譬如前導影片提了《孽子》、《春光乍洩》和〈斷背山〉,呼籲讀者不要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時代鉅作」。《孽子》寫的是 197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