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moo讀墨電子書今日公布2018年度閱讀報告:延續成長力道,2018年讀墨電子書不僅全站閱讀時間已突破3,100萬分鐘(截至12月15日),銷售額也達到前年同期200%的歷史新高(截至11月30日)。從數據可以看出,讀墨讀者是一群女性略多於男性,年齡集中在二十六歲到四十五歲的用戶,喜歡用mooInk讀書,並且偏好在週三與週日買書、週末及深夜讀書的重度閱讀者! 完整文章
文/阿杰・艾格拉瓦、約書亞・格恩斯、阿維・高德法布;譯/林奕伶 AI 工具對工作流程的影響 對許多企業來說,AI預測機器的影響很深遠,不過是以漸進且大致不引人注意的方式進行,差不多就類似AI 改善智慧型手機上的許多修圖應用程式。它協助整理照片,但並未從根本上改變使用應用程式的方法。 你可能有興趣知道AI 如何讓你的企業產生根本性的改變。AI 完整文章
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永遠幼體化,他們害怕被孩子遺棄、被時代拋在後頭的恐懼,往往會加深這種威權的控管。 偏偏這個世界改變的速度比以前快太多了,才努力學會使用智慧型手機,不用多久又有其他全新的東西跑出來⋯⋯恐懼越深,想要扮演家父長角色去阻止改變、讓世界維持在原貌的力道就會更強。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注意力商人》(The Attention Merchants)讀來相當有意思的原因,或許就在作者吳修銘對(Tim Wu)「注意力商人」的標誌方式。 吳修銘的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英裔加拿大人,他則在美國出生長大,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擔任法學教授,他在論文中首度提及的「網路中立性」(Internet 完整文章
文/凱文.凱利 書本無邊無際的文化力量發自複製的機械。印刷機快速、便宜、忠實地複製出書本。屠夫也可以擁有歐幾里得的《幾何原本》或聖經,因此不只上流社會人士,印刷書籍也照亮了其他人的心靈。 但到了現在,我們幾乎都變成螢幕的子民。螢幕文化就是不斷流動的世界,無窮無盡的插播、快速剪輯的影片及不成熟的想法。推文、頭條新聞、Instagram 完整文章
文/麥可.布勞斯 只要稍稍調整作息,比如何時喝第一杯咖啡、何時回 e-mail、何時小睡一下,你就能讓每天的節奏重新跟上自己的生理節奏,所有事情都會感覺比以前輕鬆容易、自然順暢。 剛才說「生理節奏」是什麼意思? 你或許聽過相反的說法,但其實萬事幾乎都有「最好」的時間點。好時機不是你能選出來、猜出來或者必須找出來的,好時機早已在你的體內、在你的 DNA 完整文章
文/商業周刊提供 他,是讓臉書的 VR(虛擬實境)平台,遍布世界的頭號戰將。臉書行動產品業務發展副總裁拉格令(John Lagerling),曾是 Google 安卓全球合作夥伴總監,在 Google 八年期間掌管 Google Nexus 系列,主管 OEM、ODM、晶片商和硬體經銷商的合作,是將 Google 的智慧型手機平台 Android,擴展至全球超過八成市占率的重要操盤手。 完整文章
文/鎌田純子本文授權自 Voyager 有搜尋功能的書 人們會閱讀電子書嗎?怎樣的形式和模樣,才能讓讀者願意閱讀呢?什麼主題或內容最適合電子書? 我們 VOYAGER 從 1992 年創立開始,便一直在追尋這些問題的答案,並且確信大眾會「閱讀」電子書。只是當年既沒有智慧型手機、也沒有平板電腦,十幾、二十年前要讀電子書的話,非得打開個人電腦不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完整文章
一個詩人是什麼時候變成一個詩人的?從他/她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從他/她立志要寫作開始?或者,從他/她發現自己熱愛閱讀、並且想試著從一個讀者變成一個作者開始? 當一個詩人打算開始寫詩,他會不會需要什麼特別的……某種東西?例如一個特定的場所、特定的時段,或者特定的音樂?詩人筆下的段落是事先安排的?還是邊寫邊想?出版社編輯到底得幫詩人做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