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完整文章
文/法蘭克.阿倫斯 配合他人、共同追求團體的進步,是韓國人從小耳濡目染的觀念。再次引用《星際爭霸戰》為例:「多數人的需求,凌駕少數人的需求。」 有個韓國女同事曾經告訴我:「在韓國,我們教小孩不要太傑出。」我聽得很驚訝,畢竟韓國社會非常注重學業表現。我想了一下。 我說:「我猜妳想說的是:『我們教小孩別太與眾不同,對吧?』」 「對,是這個意思。」她笑道。 完整文章
晨光時間,到一年級的班上說故事,那天我們讀《我們要去捉狗熊》,跟著故事裡的爸爸和四個孩子一同出發,所有聽故事的小孩先是一起走過野草地,再越過冰涼的河水……。 深怕被熊吃掉的孩子,個個張大了耳朵和眼睛,專心的等待著故事裡狗熊的出現──直到有個孩子(他叫做小紙片)忍不住發問:「為什麼要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媽媽不是提醒我們要遠離危險嗎?為什麼這個爸爸還要把那麼小的孩子帶出去抓狗熊?」 完整文章
若問我,重慶南路書街沒落,有快要消失之慮,我的感覺。會不會懷念?會;會不會期盼風華再現?會;若就此消沈?會不會難過?答案是不會;期待政府出手相救?不。 懷舊不等於守舊。與對待過去任何風光事物一樣,會懷念,會發思古幽情,但沒有重溫舊夢的意思。重慶南路書街如此,隨環境變動而走入歷史的舊時光,都是相見不如懷念。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佳興 ➨➨前集回顧:在方寸間嘗試各種可能──與設計師何佳興對談(一) 線條的延伸是身體與書寫的對話 你剛才提到書法、線條與身體,一個是書寫者的身體,一個是線條本身就是一種「體」,我覺得可以趁機談一下你幫鄭宗龍「在路上」做的視覺設計,因為這一定與身體有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