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英兒.杜肯 在地鐵中,一個矮小結實的男人從他的座位站了起來。 「我請您立刻坐下!」他中氣十足,大聲地說,左手指著他讓給我的座位。大部份其他的乘客則假裝什麼也沒有聽見。這班地鐵擠滿了人,就像每個早晨上班前的時刻那般。我只是許多必須站著的人當中的其中一位。當然,要不是我在那天早晨第一次戴上「猶太星」,那麼,這個男人肯定不會讓位給我。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賣書的環境好嗎?你問。但看著最近每年底談到出版業的新聞總是用上「寒冬」這兩字,答案似乎不言自明。面臨網路電商的崛起與折扣大戰的夾殺,每個有心經營書店的人總是滿腹苦水。事實上不只是台灣,幾乎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現象。 正因如此,這才顯得德國──精確來說是柏林──在這股潮流中有多麼不一樣。 完整文章
文/帖木兒.魏穆斯 我記得自己醒來時,約莫才剛過中午。我張開雙眼,看見了上方的天空。天色蔚藍,飄浮著點點薄雲,氣候和暖。我驀地察覺,對四月天來說,氣溫暖得過頭,幾乎算得上炎熱了。這裡比較安靜,看不見敵機呼嘯而過,聽不到震耳欲聾的砲聲,附近也沒有槍聲作響,亦無空襲警報。我還注意到沒有帝國總理府,沒有元首地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