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查‧布洛克斯;譯/葉怡昕 至少我確定這是一家咖啡館。我身上還有一.五馬克,可以待三個小時,三小時過後收容所就會開門了。我心裡想:「就試看看吧,搞不好裡面很暖和,至少一定是乾的。他們趕我出去的機會應該不大。雖然我是遊民,但是我看起來並不邋遢。」我很注重自己的生活、身體健康、所有物和儀容。而且我也不吸毒,我已經戒毒十年了。此外我看起來中規中矩,雖然比起租房子我更喜歡流浪。 完整文章
文/英兒.杜肯 在地鐵中,一個矮小結實的男人從他的座位站了起來。 「我請您立刻坐下!」他中氣十足,大聲地說,左手指著他讓給我的座位。大部份其他的乘客則假裝什麼也沒有聽見。這班地鐵擠滿了人,就像每個早晨上班前的時刻那般。我只是許多必須站著的人當中的其中一位。當然,要不是我在那天早晨第一次戴上「猶太星」,那麼,這個男人肯定不會讓位給我。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賣書的環境好嗎?你問。但看著最近每年底談到出版業的新聞總是用上「寒冬」這兩字,答案似乎不言自明。面臨網路電商的崛起與折扣大戰的夾殺,每個有心經營書店的人總是滿腹苦水。事實上不只是台灣,幾乎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現象。 正因如此,這才顯得德國──精確來說是柏林──在這股潮流中有多麼不一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