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克華 「詩想」一路寫了幾年,我想談的,表面上也許是詩,但其實是人。人的品質。 寫詩的人,應否具備某種程度上的「詩的美德」──既然詩人在許多時候並不抗拒享有社會名聲、地位,甚至金錢,和來自大眾的榮寵? 但何謂詩?何謂詩人?又何來詩的「美德」? 梁實秋引西哲的話說歷史裡的詩人看似神聖,但住在隔壁的詩人往往只是個笑話。這個「笑」裡,除了可能的有趣、怪誕,可還藏有幾分輕蔑和不屑?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本土意識的抬頭,其實與政府前幾年過度親中的態度有關──因為那個傾向實在太明顯了,大家就被搞得很焦慮;」黃震南說,「所以大家就更想要了解臺灣、了解自己生活的所在,於是PTT八卦版上關於臺語、臺灣文化和歷史事件的問卦,就越來越多。」 完整文章
文/耿一偉 (台北藝術節藝術總監、台北藝術大學與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莎士比亞故事集》是由蘭姆姊弟(Mary & Charles Lamb)合著,最早發行於一八○七年,幾乎是兩百年前,而蘭姆姊弟活躍的年代,是英國浪漫主義盛行的時候。瑪麗‧蘭姆與查爾斯‧蘭姆,都是倫敦文學圈的一員,裡面包括了詩人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午后微雨,帶著古意的日式庭園,一群人正忙著戴上剛領到的導覽耳機。 「這裡是洋和混合的風格,所以會看到百葉窗加上雨淋板的組合;」導覽員領著大家走向庭園的後側,「這裡原來還有個水池,現在已經被填起來了。水池不是用來游泳的,它可以蓄水防火,還可以當成天然的冰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