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禁令越多,不負責任者越感到安全與快樂

文/費南多.薩巴特;譯/魏然  極權主義者永遠都是一副冷嘲熱諷的神情,他們訕笑道:在那些開放的社會制度中,所謂自由,不過是「表面文章」,不過是「資產者」的自由。他們奚落自由,將自由的無效展示給眾人,將自由看成是一套騙人的把戲。一旦得到機會,他們必定要把自由斬盡殺絕!因為他們深知,儘管自由表面上脆弱不…

10/11【經典也青春第二十講】歐威爾、極權體制與反抗的政治:閱讀《1984》

喬治歐威爾的《1984》是描述極權體制的經典,他本人也是二十世紀的最重要的作家/ 知識份子。這個講座將介紹他如何作為一個反極權的社會主義者,如何看待自己作為一個記者與小說家,以及《1984》之於我們這個網路時代的意義。 ──張鐵志

完整的真相!才是否定與反思的唯一前提──專訪《迷冬》作者胡發雲(上)

採訪/林宣瑋;筆答/胡發雲 文革的幽靈從來沒有離去。時至今日,我們又聞到那股令人窒息的氣味,它愈來愈濃郁地向我們逼近了。 這本書,力圖撕破多年以來,有關當局給文革蒙上的層層帷幕。我最想做的,就是把這段歷史最本真的外部與內部世界呈現在後世的讀者面前。 ──胡發雲 在毛澤東親自策劃的文化大革命五十週年之…

只要我們還沒有面對的勇氣,那事件便是永遠徘徊不去的幽靈

文/胡發雲 一九八四年,我的職業寫作生活開始的時候,便動了寫《迷冬》念頭—那時,離文革爆發已近二十年—當年那一群夥伴以及周邊的各色人等,一直刺激著我的創作衝動,我想寫出一個我所見所聞所思所想的真實的文革。    春寒料峭,乍暖還寒,前景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迷冬》寫了五六萬字的時候,我決定停下來。我…

你知道《魔戒》系列有幾個女性角色?愛特伍奶奶說她算過,只有三個(含蜘蛛屍羅喔!XD)

編譯/白之衡 「在托爾金(Tolkien)的作品中,幾乎完全沒有女性存在,只有兩個吧,如果把蜘蛛算進去那就是三個,我就有算進去。」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這麼說,而這是她日前在與《繼承三部曲》(The Inheritance Trilogy)新生代奇幻小說作家潔米欣(N.K…

【經典也青春】《1984》、《動物農莊》的創作源頭──廖彥博談歐威爾《向加泰隆尼亞致敬》

本週四(6/25)播出的「經典也青春」再度邀請到歷史作家、譯者廖彥博來到現場,為我們介紹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在親身參與西班牙內戰之後,所寫下的報導文學作品《向加泰隆尼亞致敬》。 在這場戰爭初期,歐威爾抱持著滿腔理想,希望能透過這場戰役,與從世界各地前來參戰的志願者,一起推翻佛朗哥的右派獨裁政權,並落…

喬治・歐威爾第一手參戰紀實──《向加泰隆尼亞致敬》

「沒有哪本書是真正擺脫了政治偏見的,所謂藝術應該與政治毫無瓜葛的觀點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態度。」──George Orwell 二戰前哨戰:法西斯v.s.反法西斯 1936年7月,西班牙內戰爆發,發動政變的將軍佛朗哥,在納粹德國與義大利的支持下,建立長達近 40 年的法西斯政府。在佛朗哥獨裁統治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