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書擺在家裡即使不看,也可以是品味的展現、賞心悅目的收藏品,況且,還有那麼多的研究指出書多的環境能讓人變聰明。然而,在閱讀似乎百利而無一害的普遍共識下,在紐約,卻有些書為主人帶來了大麻煩——將它們的持有者送進法院。 第一個苦主是名叫班.漢莫(Ben 完整文章
文/薇兒.麥克德米(Val McDermid) 以證據為基礎來審判是個相對新穎的概念。數百年來,許多人遭到控訴、獲判有罪,僅是因為他們地位低下;因為他們不是本地人;因為他們或是他們的妻子亦或他們的母親擅長使用藥草;因為他們的膚色;因為他們與不恰當的對象發生性關係;因為他們在錯誤的時刻出現在錯誤的地點;或者沒有任何理由。 完整文章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 菲德漢姆.費納在德國西南端的羅特魏爾當了一輩子的醫生,每年開出兩千八百張病假證明單,他的診所就位在主街。他同時也是埃及文化界的領袖、獅子會會員,沒犯過法,甚至連違規事件都沒發生過。費納沒有小孩,唯一還活著的親人是小他六歲的妹妹,她和先生及兩個小孩住在斯圖加特。費納的人生本來是乏善可陳的,直到遇見了英格麗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