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乃賴 幸也不幸,武俠史,彷彿只為了成就一個人而存在。百年來名家無數、好手輩出,但在時代淘洗之下,最後,金庸以他的十四部小說,佔據了一整個文類的絕大部分聲量。超過一百次影視改編、三億本銷量,倪匡說他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富裕的文人,一個人的光芒,遠超過其他所有武俠作家的總和。他的名字,比一整個類型文學還要巨大,甚至,許多讀者誤以為武俠始於金庸、終於金庸。 完整文章
▶▶上一篇:唐門:暗器令武林聞名喪膽的神秘家族(上) 古龍之前的唐門,不夠光亮,不成體系,是古龍不斷自體繁殖,越寫越輝煌,唐門暗器也一部比一部厲害。 到了《白玉老虎》,唐門毒藥暗器的可怕已不在於如何傷人,最讓人喪魂的是,中了暗器找不到藥物可救。 唐門暗器,江湖常見的只有毒針、毒蒺藜和斷魂砂三種。雖然只有三種,但一旦中了任何一種,只能等著傷口潰爛,逐漸死去,死得痛苦無比。 完整文章
武俠小說迷,一提起蜀中唐門就想到暗器,說到暗器就想起蜀中唐門。雖然暗器種類五花八門,製造、使用者此起彼落,但唐門已成為暗器的正字標記。雖然很多人武俠小說只讀金庸,而金庸小說並未真正寫到唐門,但唐門還是廣為人知,可見其魅力。 最早把四川唐門寫進武俠小說的是白羽,但輕描淡寫,不夠立體,唐門發揚光大得靠後起之秀。對此著墨最多的,古龍、溫瑞安、梁羽生,功不可沒。 完整文章
五年前,我曾在副刊以〈書海無邊,網路是岸〉為題,發表文章,宣稱「現在正是閱讀的美好時代」。五年之後,我仍然持此論點,且認為如今閱讀環境更好過當時。 日前在台中新手書店演講,我列出十個理由說明為什麼「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或許有人會問,現在不是生意難做,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嗎?不管是不是,那是另一件事,對閱讀者而言,現在卻是閱讀的好時光。 完整文章
2017年適逢「女版金庸」鄭丰武俠出道十周年,在這個充滿紀念性的里程碑,奇幻基地為已累積六套作品的鄭丰舉辦「鄭丰武俠十周年特展」,展期8/1至8/20,將在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展出。這個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的迷你特展裡,包含了六大主題: ★「女俠的初心」:鄭丰的夢想與理念。 完整文章
文/鄭丰、盛顏;整理/鄭建宗 出版《天觀雙俠》、《生死谷》等多部暢銷武俠作品的鄭丰,與以《三京畫本》一鳴驚人的盛顏,都寫出了收服傳統武俠讀者、但又自成一格的小說。關於武俠、創作、閱讀和生活,她們是這麼說的…… 各自的閱讀武俠脈絡中,都讀了哪些作品?受哪個武俠小說家啟發最大? 鄭丰: 完整文章
《小道消息》翻讀幾次之後,就失蹤了。想念大半年,日前終於出土。失而復得,載欣載奔,趕快重看,發現內容早已忘光。 忘記了也屬正常。札記類別的書,零碎不連貫,片片斷斷,本來就難記得。何況想要尋回《小道消息》,不為觀看內容,而是用來相伴。我要一本閱讀之書,在桌子或電腦前陪伴,刺激閱讀,激勵閱讀之餘勤作筆記。 完整文章
從小到大,聽過無數個讀書方法論,最有名的,像胡適讀書有四到:眼到、口到、心到、手到,另外還有古代中國大儒的諸多語錄,例如編輯成書的朱熹《朱子讀書法》。因為「德不孤,必有鄰」的相濡以沫情結,我喜歡閱讀這類紀錄。當然有些不大管用,尤其古人的某些經驗談──那時代經史子集再怎麼汗牛充棟,終究國文一科,文言文反覆背誦,讀書百遍,其義自見,這些不適用於今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