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大家常在網路上看到某種類型的圖片,圖像來源包羅萬象,從新聞畫面、電影片段、動漫電玩到素人照片,配上不同文字,有的是一針見血的嘲諷,有的是莫名其妙的搞笑;同一張圖片可能被配上無數套不同文字,同一套文字也可能被搭上無數張不同圖片,圖片和文字的原始創作者大多無法知道這些東西在網路上有多少不同的變化、流傳到世界上哪個人的電腦和手機當中。 完整文章
抨擊達爾文演化論的人以為人類是從猴子演化來的。 我們都知道這是錯的。事實上,人類是從猩猩(大猿)演化來的。 演化論在西方國家教育體系面對的阻力,是東亞國家沒有的,因為演化論絲豪不抵觸東亞原有的宗教信仰,儒釋道和民間宗教甚少視演化論為其信仰之大敵,頂多覺得人從猩猩演化來的主張怪怪的,但懶得進一步思考和爭辯。除非是基於理解西方社會的立場,否則在我們的社會中討論演化和宗教對立,沒多大意義。 完整文章
文/生態作家、小說家、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吳明益 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最常見的少年科學讀物就是類似《十萬個為什麼》這類的書籍。不是不好,而是這類書籍以問答的形式表現,因此傾向於提供了一些迅速、直接、肯定的答案。那確實是科學教育的基本形貌,卻較缺乏科學教育的過程與深層意涵。 讀到《達爾文女孩》(The Evolution of Calpurnia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科普暢銷書《大腦簡史》中,作者謝伯讓大膽地提出一個創新概念,指出意志經由某些方法,試圖脫離基因的掌控,推論大膽創新,並在書末邀集不同領域的研究者進行辯論對話。這些各有專長的研究者,在自己的研究領域都饒富盛名,原來是讀完書稿之後以文字回應謝伯讓,而在《大腦簡史》出版後這場特別的新書發表會上,他們則直接共聚一堂,儼然是金庸筆下的「圍攻光明頂」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07/26-1963/11/22 赫胥黎的祖父是有名的生物學家,極力擁護演化論──這個現今已被大多數人接受的概念,當年仍算是叛道離經的新主張。承襲祖父,赫胥黎的父親擁有實驗室,兩名兄弟也都成為生物學家,只有赫胥黎看起來走岔了,進入哲學和文學的世界。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廢文組吧!放棄中文系、外文系、社會系、經濟系和心理系吧!(咦,等等,經濟系算文組嗎?那心理系呢?寶傑,你說說看!)伊格言說,其實你連該戰什麼都不知道! 戰文組。又豈止戰而已?此為世界性問題,都戰到要廢文組了不是嗎?(請參閱〈日本高教大轉型…犧牲人文學科 完整文章
文/Miffy 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與《白牙》是姊妹作品,兩者講的都是如何在艱苦的環境中求生存,不僅要活下來,還要凌駕於他者,成為統治階級。小說深受達爾文的演化論和尼采的超人哲學影響,書裡的主角巴克和白牙在荒野中體認到「適者生存」,「不是吃就是被吃」,「只有最強的才不會被殺」等……競爭淘汰法則,巴克和白牙不斷從經驗中學習和理解這些法則,牠們知道若違反或藐視它們,最後只會招致毀滅。 完整文章
文/王鵬翔(中研院法律所助研究員)本文獲原作者同意轉載,原文請見「哲學哲學雞蛋糕」 朱家安的《哲學哲學雞蛋糕》中,有這樣一句話(151): 「大熊:念哲學真的超沒前景的啊,如果當初考得上法律系,我打死也不會填哲學!」 我想回應大熊的是: 第一、「如果你當初考上法律系,最後你還是會碰到哲學問題。」(關於這個條件句的哲學問題,請見「自我矛盾的預言」和「宿命論 vs.決定論」)。 完整文章
人與獸有什麼不同? 達爾文用科學證據證明所有物種都來自同一祖先,梮謝呂走進叢林,為眾人心中的野性找一個家。 誰都聽過達爾文,卻沒人聽過梮謝呂── 他為達爾文的演化論帶來強有力的證據; 他是柯南.道爾筆下冒險故事的靈感來源; 他在文明與物質享受快速躍進的時代獨身往叢林走, 用一生尋找傳說中的njena,也為文明世界對於非洲的理解、對於大猩猩的認知與人類的起源開了一條便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