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才領悟,「對方眼中的我」與自我認知可能天差地遠

文/李政燮;譯/簡郁璇 只要是夫妻,想必兩人之間至少都會有一句經常說的話,而對我們夫妻來說,那句話就是:「你真的很不了解自己耶!」每個人都會有自己認定是這樣或那樣的個人特點,可能是興趣,也可能是能力。就拿我來說,我喜歡甜的、討厭酸的。若以水果來講,我覺得橘子、葡萄都很酸,向來敬謝不敏;我的興趣是閱讀…

【經典也青春】理解卡繆創作至關重要的一把鑰匙──林盈志談卡繆的《誤會》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絕大多數的文學作品中,很少直面處理「正直」這個主題。 一般而言,正因為有語言、文字、肢體動作上的誤解,甚至無聲的留白造成的模糊和隱晦,反而推動了小說作品中故事情節的高潮起伏。 尤有甚者,作者在人物上塑造其個性為「正直、誠實」時,通常帶來相反的負面下場,…

淺顯易懂的文章常被誤解為「需要降低寫作水準」

文/古賀史健;譯/葉小燕 寫手只能寫下「自己已理解的事物」。 這是不論再怎麼大聲疾呼也嫌不夠的重要基本原則。 世界上存在著許多「晦澀難懂的文章」。 就算是那些以寫作維生、理當具備一定技能的寫手,他們寫出來的東西還是很難懂。雖然盡力將所知道的字彙、專業術語或華麗的詞藻全都用上,結果還是讓人無法理解文章…

【讀者舉手】如果有一天,靈魂可以上傳至雲端:金草葉《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

文/文薇 任何事物裝上「科幻」兩個字,似乎就能添增不少神秘感。畢竟哪有人不會對未知的世界感到好奇,那些關於宇宙、行星、外星人的傳說,永遠都保有空白處等待著故事填補。 這本《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共收錄了七篇短篇小說,每一篇都在探討著未知的世界,像是地球之外的行星、蟲洞旅行甚至還有將靈魂上傳至雲端的…

跟弟弟聊天時,我有時會覺得「你這樣想好奇怪……」

「她把我困在這裡。」滌說。
聽到這句話,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為什麼有人會覺得自己的狀況是別人的責任呢?這實在好難理解。我看著滌,吸了一口氣,我說:「我可以講很直接的話嗎?你可能會不舒服。」
滌看著我,他的眼睛盯著我。「這種話以後就不用講了。想要講什麼話就直接講。」滌說。
我說好,直接講,好啊,直接講。為什麼你的生活要讓媽影響?媽不給你做股票,你就困在這裡,你就覺得自己被困在這裡。你被困在這裡,都是別人的責任嗎?媽有什麼理由要給你錢?
我的口氣有點衝。滌聽完倒是平靜的說:「那樣比較容易。」
那樣比較容易?又來一句很難理解的話。什麼意思?要錢比較容易?這個我當然知道,要錢當然容易,喔不對我來說就不容易。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太容易了,我在想,「那樣比較容易」,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意思?

有了溝通,才有相互理解以及處理傷痛的可能。《在車上》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在車上》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我們嘗試用各種方式溝通,亦即將我們腦中思索的某樁物事籍由那些方式傳達出去,期望接收方能夠透過那些方式在他們腦中重構我們思索的物事,並且理解。也就是說,真要傳達的物事總在那些方式之外,或許幽微,或許複雜,…

即使是尊重言論自由的西方國家,也越來越懶得尋找共同語言

文/馬克.湯普森 譯/王審言 無論落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點,都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我們的政治以及政治議題的辯論與決策方式,已經走上歧路。從美國、英國到其他西方國家,無一倖免。批評民主粗糙喧鬧,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從柏拉圖(Plato)到湯瑪士.霍布斯(Thomas Hobbes)都一再論及。現在卻有充足…

【讀者舉手】會犯錯是因為你太年輕?還是因為不夠愛自己?《聊天紀錄》

文/文薇 這不是我會喜歡的小說,至少一開始是這樣。 事實上作者Sally Rooney所著的兩本暢銷小說《正常人》和《聊天紀錄》,本來應該不會成為我的閱讀清單。 但是,就如同作者的文字魅力一樣,在諸多平凡無奇的細節描繪中,一點一點滋長著關係的藤蔓。而我就這樣不知不覺捲入了盤根錯節的藤蔓中無法自拔。 …

朱家安的批判性思考課缺了什麼?

你遇過那種人,動不動就說你犯了什麼什麼謬誤嗎?這種人在嘴炮金字塔可能排得上「反駁:提出理由反駁」,算是不錯了,不過在實質感受上,恐怕跟「訴諸人身」和「辱罵」有得比。 事實上人不但會犯謬誤,而且還常常犯,但是沒人喜歡被別人揪出自己犯謬誤。我過去在演講中推廣批判思考,隱約覺得這件事是個隱憂,後來的教學經…

回想自己學了什麼,是效力強大的學習方式

文/烏瑞克.鮑澤;譯/張海龍 讓我們更仔細檢視一種必須費很大力氣的提升方式,專家稱之為「提取練習」。 班奈特.史瓦茲是美國頂尖的記憶專家,我到他位於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辦公室拜訪他時,他正站在辦公桌旁。柔和的陽光灑滿整個房間,透過寬大的窗戶可以看見外面那個棕櫚樹成蔭的方形庭院。 穿著短袖襯衫和寬鬆長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