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宗瑀 看山,看有點遠方的海,這邊就像度假聖地一般,讓人平靜。 也讓忙慣了的我突然靜不下來。 內心隱隱的慌著。 明明已經離開之前那樣高壓的工作環境,卻還是常常以為手機響起了鈴聲,三不五時就幻聽發作、反覆檢查;早上十點可以坐在椅子上看著周圍同事閒聊、翻閱下午三點要團購的點心,都還會覺得這樣的生活真是不可思議。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二月十三日 醫看著我的下巴:「你吃了什麼,下巴怎麼會爛成這樣。」 我:「蒜苗。」 醫:「那應該沒事啊?」 我:「佐烏魚子。」 醫:「……」 我:「我現在開始會長鬍子了,以前不太長的。」 醫:「嗯,很好啊,男性荷爾蒙開始正常了,身體恢復運轉。」 我:「可是有點麻煩,以前都不長就不用剃。」 醫深呼吸:「正常了比較好吧???」我:「是啦……」 五月七日 完整文章
文/劉宗瑀 大貿先生中風後得了失語症,為了配合檢查,住進神經外科病房。 失語有分很多種,可能是錯亂的文不對題亂講一通,也有連最基本的發語都困難,這些都決定在腦部語言皮質區,又細分為很多小區塊,各有不同的功能組合成語言動作。 大貿先生得的是表達性失語症。 他能看得懂旁人的手勢,能知道飲料放嘴邊要喝、衣服釦子掉了要扣好的手勢,但是他無法理解旁人的語言,自己也無法順利表達。 完整文章
文/樺澤紫苑;譯/洪薇 當人無法接受自己生病或受傷的事實時,便會產生「不安」的情緒,而這樣的不安還會伴隨著「孤獨」與「憤怒」的心理狀態。 以下是我過去曾負責過的一名患者。 七十歲左右的 K 女士,在失去丈夫後,近十年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 完整文章
文/樺澤紫苑;譯/洪薇 雖然我前面說道「不要與疾病對抗,病就會好」,但各位可能還是難以想像。以下我就來介紹「五個不對抗」,告訴大家具體該怎麼做。 實踐「五個不對抗」是醫治疾病的方法,也是我所提倡的百病不生的生活方式。 1 不與「疾病」對抗 「鬥病」其實不是個好字眼。 明明拚命努力在治療,但有時愈是努力,可病情卻反而更加惡化。問題就出在對抗疾病這件事上。 完整文章
文/隱匿 病是怎麼來的呢?每個病人都會思考這個問題,甚至連病人身邊的人也會,並且相信這個問題有答案……或許吧? 此時無法得到的答案,只因我們站得太近,無法看見全貌。 八年前當我胸前的腫塊被確診為惡性腫瘤時,我一點也不意外,我的冷靜讓醫生有些手足無措。 好心的朋友們給我許多建議,他們試圖找出我生活作息中不正確的部分,並指出這就是我罹癌的原因,比如說: 完整文章
文/鯨向海(詩人.精神科專科醫師) 近幾年來,醫教改革的浪潮從西方湧至,醫學人文教育在醫學系的課程中越來越受重視,甚至連住院醫師或主治醫師都有相關的進修課程,頻繁的簽到紀錄與學分算計之中,有時我不禁也懷疑起來,自己是否算是夠有人文素養的醫生呢? 完整文章
文/蕾娜.歐迪許(Rana Awdish) 一天早上,一位住院醫師來我病房。他的白袍皺巴巴,還沾上原子筆汙漬。他一邊走進來,一邊把食物放進嘴裡,嚼啊嚼。 「嗨,我是移植團隊的人,」他自我介紹。我聞到一股像是洋蔥貝果的氣味。他伸出手,先在袍子上擦一擦,再伸向我。 完整文章
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回想自己還是新進護理師時,有位從外地上來的學姊自己租房子生活,為了照護病人經常顧不上吃飯,老是吃胃藥而不是食物。 某天她說:「我媽如果知道我的工作是這樣,肯定立刻把我拖回家吧?」 另一位學姊則因片刻都無法離開病人身邊,經常憋尿,最後得了膀胱炎。 她附和:「我爸應該會哭吧。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我爸的心肝寶貝呢。」 四處都爆出輕笑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