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允那;譯/張召儀 在《巴黎的心理學咖啡店》(파리의 심리학 카페,暫譯)第一章裡,曾出現過以下這段話: 「很多人問我,開設心理學咖啡的十八年來,會面的人數已將近五萬人,這些前來咖啡店的人最常談的是什麼。其實,他們說的不是對未來的不安、不是對這不公的世界產生的憤怒,也不是因刻骨之愛留下的創傷。 而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會止不住地流下來』。」 完整文章
文/洪荒 小時,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肚子痛。有一次,痛到沒辦法,忽然有靈魂出竅的感覺,站在自己外面,問自己:「那是你嗎?是你在痛嗎?」「我」和那個在痛的「你」似乎就分開了。沒有那麼痛了。 用第二人稱的書寫,就是因為這樣,我沒有能力自己刮骨療傷,但我可以為「你」如此。你是我,不僅是我。 完整文章
文/范雄協 母親愉悅地快樂,玩起倒數的遊戲 每當孩子致電,通知歸家時 十五年,如睡夢一場 已三次,母親玩倒數 再七天六小時三十五分鐘,母親將再見到孩子、兒媳和阿弟 七天六小時三十四分鐘…… 七天六小時三十三分鐘…… 七天六小時三十二分鐘…… …………………………………………………十五年三個月。 十五年三個月之前。 完整文章
喜歡看文學獎的評審報告,不僅觀看評審群交鋒激辯,縱橫拉票,也觀察評審的見解。此見解主要並非文學鑑賞能力的高下(品評這種事,有時見仁見智,無關高低),而是對作品所描寫的生活形態、事物狀態與眾生百態,評審或有異議。這類見解關乎個人閱歷與常識,一不小心會洩露底子之不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