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意成績、分享閱讀,當時我並不清楚班導為什麼這樣帶班

文/江逸蹤 304,這是個完全不在意升學的班級,一到這個班我完全無法用過往任何「班級」的概念來理解。有時候像群魔亂舞的阿鼻地獄,有時候又像魏晉風流名士匯聚之地。再怎樣奇怪的人來到這裡也毫不顯眼,好像把編織精美的地毯翻面朝上,背面是捲曲交雜的線頭,不成形的圖案和斑駁顏色很自在地展示著。 304 在物理…

年輕時我們都期待下雪,沒料到一下就是大雪紛飛

文/ 江逸蹤 也許是因為一根雪茄可以抽上二小時,雪茄酒吧裡的時間顯得緩慢。燈光昏黃,爵士樂輕快,這裡的人抽雪茄時,彷彿打禪。煙絲亮起暗下,嘴裡像啜著什麼,然後抬頭緩緩吹出雲霧。雲霧散開,混入夜色裡,越晚時間越慢,只有音樂依舊輕快,與偶然從窗外走過的行人同調。 第一次來雪茄吧,是Y帶我來的,…

我上的課未即時發揮效果也沒關係,我想體諒孩子的痛苦

文/崔乘範;譯/龔苡瑄 那是今年夏天的事了,我在午餐時間時去了趟圖書館,我正在找書,卻聽見一年級的學生在對面書架的對話。 那是一群聽聞新書入庫而前來的學生。我申請的女性主義書籍,也占了當月新書區滿滿的一角。 「我們的圖書館怎麼有那麼多這種書啊?」「好像是教二年級那位個子很高的國文老師申請的耶?」「聽…

三島由紀夫:從老師身上,隱約可嗅到成人世界裡的悲情

文/三島由紀夫;譯/邱振瑞 身為學生,非超越學校裡的老師不可。老師並不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的全才。而且最麻煩的是,老師已經離自己的青春期很遙遠,早把當年的苦澀煩惱忘了大半,若要他重拾彼時的心境,實在很困難。 關於青春期的種種,各位的體會遠比老師透澈得多。人生就是靠著不斷的遺忘,才比較容易活得下去。如…

我是一名經過三招徵選入校的代理老師

文/宮能安 「老師!」「怎麼了?」「為什麼一個老師只要考一次試就可以永遠當我們的老師?」「什麼意思?」 「學校有很多老的老師,他們思想跟教育方式都已經不適合我們了,但是他們卻一直在學校佔據老師的職位,讓那些比較貼近我們想法,像你這種或是比較適合我們的年輕老師,都永遠進不了學校,或是成為真正的老師。要…

如果我覺得老師的工作就是幫學生準備考試,那我當不了三十年

文/馬庫斯.班辛、吳連鎬;譯/祁怡瑋 丹麥也有部分老師呼籲要舉行更多的測驗和考試,但多數老師都很滿意學生到八年級之前不用考試的制度,海莉.霍基亞就是其中之一。她教數學和科學二十八個年頭了,始終堅信要測出孩子的程度有很多更好的辦法,尤其在這些考試是由公家單位主辦的情況下,出題者並不了解孩子本人。在許多…

高中畢業後「耍廢」六年,讓他可以撐得起老師這份工作

文/馬庫斯.班辛、吳連鎬;譯/祁怡瑋 許多丹麥學生高中畢業後都會暫停求學一段時間。他們或者找份工作,或者出國旅遊,同時一面思考下一步。父母通常很鼓勵孩子這麼做。他們相信工作和旅遊的經驗有助人格養成,並為接下來的大學生活做好準備。在丹麥,這段時間被稱之為「放大假」、「閒遊年」,甚或「耍廢年」。許多丹麥…

芬蘭學生從小一開始,學校課表通常沒有固定時間

文/陳之華 芬蘭學生上課,通常沒有固定的時間,今天早上八點的課,明天可能就是九點或十點才上課。不僅上課時間不一,連下課時間也不會每天相同。這樣的系統,始於七歲,也就是小學一年級。 大女兒六年級時,有一學期是每週兩天八點、兩天九點、一天十點的課;而下課時間則分別是一點、二點、三點。當時小四的小女兒,則…

紀伊國學園裡,各種「會」的場合,大人說的話都很簡短

文/高橋源一郎;譯/嚴可婷 如果能去某間自己喜歡的學校,教導感興趣的課程也不錯。當我接到出版社委託時,腦中立刻浮現「紀伊國兒童之村學園」與那裡的孩子們,當然也隨即想起了學校裡的大人。 「紀伊國兒童之村學園」(接下來簡稱為「紀伊國學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一九八四年,由現在的學園長堀真一郎等人發起「新學…

老師請把考試延期,我兒子要過生日

文/蓮娜.格雷納、卡蘿拉.帕德柏;譯/羅慕謙 「喜歡抱怨又常常抱怨的家長其實不多,」一位老師說,「但是少數幾個常常抱怨的家長,我們老師全都認識。」另外一位老師也證實:「這些直升機家長大概只占所有家長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占用我們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感覺起來就像百分之八十。」還有一位老師說,其中尤以喜歡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