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布林克里;譯/楊岑雯 每一天,區善阿(Chhith Sam Ath)的兩名年幼孩子出門上小學之前,她會給他們一人一小筆錢。孩子踏入教室那一刻,就會把錢遞給老師。所有學生也都這麼做,一個接著一個。未能每天繳錢的學生可能會得到壞成績,有些學校還趕他們回家,或是強迫孩子在牆角罰站,直到放學。 完整文章
文/褚士瑩 「世界上可以學、值得學的那麼多,為什麼偏要學哲學思考?」 「就算學哲學思考,古今中外可以學、值得學的老師那麼多,為什麼是那個古怪的奧斯卡?」 這兩個疑問,大概是自從我去法國開始跟奧斯卡‧柏尼菲博士哲學踐行以來,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有一年的十月初,我收到一封厚厚的信件,是瑞典的大學教師工會寄來的,上面寫著:「今年的薪資討論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打開郵件,裡面有一本小冊子羅列了瑞典全國各科系、職別的最新薪資資訊。這封信每年會定期寄到工會會員的家裡,過去我通常只看和自己相關的欄位,確認自己的薪水落在尚屬合理的水準,就不再細想這件事。 完整文章
文/喬治.湯普森、傑里.詹金斯;譯/舒靈  我在高中教的是英文,其中一班級是放牛班,沒人敢告訴我前一任老師曾被毆打流血後,還被丟進他的車裡,也不知道有一名女老師曾被抓著腳踝,倒吊在二樓窗外。 他們是高三生,卻跟大學完全沾不上邊。我以為他們會喜歡真實人生的故事,所以我給每位學生一本關於人類與戰爭的書《上帝是我的副駕駛》(God Is My Co-Pilot)。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即使貧窮子弟幸運得以跟富裕子弟就讀相同的學校,他們遇到的老師經常只期望富裕家庭的孩子知道正確答案。社會科學研究顯示,當貧窮子弟的表現優異時,老師經常感到驚訝、甚至苦惱。老師和輔導員認為他們可以預測誰是「上大學的料」。 由於許多勞工家庭的子弟提供了錯誤的訊號,有時甚至從一年級就如此,導致他們在上高中時被分到「普通教育」(General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有些人覺得我們應該替歷史消毒,避免學生接觸不愉快的內容,至少等他們十八歲左右再說。這些人說,小孩向來長得很快,所以讓他們享有童年。為什麼要讓年輕人接觸這些連大人都無法解決的議題?比方說,我們有必要把哥倫布在海地那些恐怖作為的細節都告訴五年級生嗎?[97]西瑟拉.巴克(Sissel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