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即使貧窮子弟幸運得以跟富裕子弟就讀相同的學校,他們遇到的老師經常只期望富裕家庭的孩子知道正確答案。社會科學研究顯示,當貧窮子弟的表現優異時,老師經常感到驚訝、甚至苦惱。老師和輔導員認為他們可以預測誰是「上大學的料」。 由於許多勞工家庭的子弟提供了錯誤的訊號,有時甚至從一年級就如此,導致他們在上高中時被分到「普通教育」(General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如果我們希望孩子能夠「好好做自己」,瞭解小孩天生的「能」與「不能」便很重要。而「感官統合」這個天生帶來的課題,常被大人忽視和誤解,在協助小孩發展自我和潛能時,成為絆腳石。 一個悶熱的晚上,我們幼兒園老師在晚上七點半回到辦公室進行研討。請來了一名職能治療師,研討「感官統合」的課題。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的〈裝框塗鴉畫〉。大意是:依葉蘭未婚生下了曉東,為了生活,她把曉東托給娘家照顧,自己則淪落風塵,過著紙醉金迷、陪笑飲酒的生活。曉東非常渴望有個爸爸,只是這個願望一直無法實現,於是他放逐自己,與一群國中生混在一起,眼看他逐漸踏上歧途,他的老師秀妤非常擔憂,一方面花了許多心思陪伴曉東、鼓勵曉東,一方面則不斷與曉東的家人連繫。 完整文章
文/小野 高壯的數學老師走進了教室,最前排最右邊的班長座位是空的,所以是由副班長代替班長喊了有氣無力的「起立、敬禮、坐下」,同學們心不甘情不願的齊聲喊「老師好」,就像秋天捲起滿地落葉的風,落葉終究會落下,然後一切靜悄悄。行禮如儀,有多少真心只有天知道,這便是我們一路成長的教育現場,也是我對體制內教育產生懷疑的開始。 完整文章
文╱瑞安儂.納文;譯╱卓妙容 我對槍手來的那天印象最深的是羅素小姐的呼吸。很熱,聞起來帶著咖啡味。衣櫃裡很暗,羅素小姐從裡頭拉著櫃門,窄窄的門縫透進一點點光。櫃子裡沒有把手,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死命扣住僅有的小金屬片。 「不要動,札克(Zach)。」她輕聲說:「絕對不要動。」 我沒有動。即使我坐在自己的左腳上,感覺像有千百根針在刺我,痛得不得了,可是我還是沒有動。 完整文章
文╱張慧慈 在我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很流行一種筆。筆身是鐵的,看起來很有質感。筆芯另外販賣,做成筆管的形狀。使用時,只要將筆管插入筆身,就可以使用了。一支要價一百二十元,在當時根本是奢侈品。 我們家說不上窮也不算富有。我出生的時候,正是房地產的榮景年代。那時候,土木工人供不應求。每天都是大筆大筆現金入袋,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一個月賺個十萬不是問題。當時,爸爸也賺得飽飽的。    完整文章
文╱李建興 日前大陸宣布惠台31項措施,向台灣頂尖人才頻拋媚眼。其中,針對台灣教授再祭出誘因,準備大陣仗挖角。 台灣高教人才潰堤式流失,早在惠台政策前就止不住了。坊間流傳,赴陸教書的教授與博士已突破千人,甚至,近來還有不少博士私下流傳大陸高教聯合面試台灣教師的訊息。 完整文章
文/陳志恆 「老師,我不喜歡命令別人做事⋯⋯」他低著頭,小聲地說。 孩子是由導師轉介過來的。剛開學時,他被選為班上的衛生股長,卻沒有確實分派或監督同學進行打掃工作,以致班上的整潔成績名列全年級倒數,同學們怨聲載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