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訓維 當焦慮來臨時,世界充滿張牙舞爪的怪物 恐懼,是幼兒時期我們所遇到的第一件大事,成人後,卻成為我們很少談論到的情緒。它看似強烈,同時也反映出人脆弱的一面,在我們的文化中並不是一個能被接受的詞。我們傾向於不表達心裡的脆弱,而是身體的病痛,所以漸漸地,恐懼被我們悄悄地轉變,變成我們能接受的「擔心」和「焦慮」。這也是我所看到的,人世間最令人心疼的人生樣貌。 完整文章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當我們不知道自己哪裡有多脆弱時,就更容易受傷 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提出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承認脆弱的重要。從健康心理學的領域來看註8,承認脆弱(亦即承認我們面對的風險),大幅提升了我們維持某種健康習慣的機率。為了讓病患乖乖地遵照醫囑,必須讓他們先承認脆弱。有趣的是,當我們面對某種病症或威脅時,重點不在於實際上有多脆弱,而是,承認自己有多脆弱。 完整文章
文/辛波絲卡 〈獻給詩〉 1 日子的顏色是從天空和葉片來的, 所以我們在蠟筆盒裡找不到它。 在花園遁入陰影之前, 我必須把我的眼睛換成文字。 在太陽底下慵懶的詩人們 與在枝葉上慢吞吞爬行的蒼蠅們有著不同的智慧, 蒼蠅不知道自己精確的拉丁名稱, 也不知道自己翅膀在陽光下的戲謔。 你們比詩還要脆弱。 你在飛行時就會忘了自己。 2 思緒──就像是空屋裡的風。 城市的一刻:牆上的陽光。 完整文章
整理/劉維人 《硬漢有時軟軟的》在出書後,逗點的總編陳夏民,找了該書的兩位作者到「永樂座」獨立書店,聊三個人心中的硬漢是怎麼產生的,臥斧為什麼會想從影視角色發展出一連串的硬漢專欄,而用陰影表現筆下人物掙扎景況的插畫家目前勉強,又認為人是在怎樣的狀態下,將內心的脆弱翻轉為堅韌。 完整文章
文/海蒂.格蘭特.海佛森 接近目標的心態不脫這兩種: 一種是我說的「做得好」的心態,重點在證明自己能力已經很強,很懂自己在做的事。另一種是「變得更好」的心態,重點在培養能力、學習新的技能。你可以把兩者的差別想成這樣:前者是想證明自己確實聰明,後者是真的想要變聰明。 完整文章
文/陳文茜 □ 與其說我的成功是從脆弱開始,不如說我很勇敢面對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來,也因為從事藝術的我有這種真誠,所以才會動人!我因為自己脆弱,所以很能同情別人的脆弱。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