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焦桐 四十年後,我重訪「沙卡里巴」商場。它已搬遷到中正路,商場被新南國小新建工程圍住,店家招牌努力地高豎,一付奮力突圍的表情。商場裡面有點昏暗,曩昔的繁華已杳,似乎只剩下榮盛米糕、老牌炒鱔魚、阿財點心、赤崁點心店固守著我的記憶。 完整文章
文/李鴻駿;人物攝影/Wu René 相約在大稻埕某間老屋咖啡店,沿著狹窄的木製樓梯一格格上爬,一隻名為陳英俊的白色狐狸狗,搖著尾巴咧嘴笑。二樓淡綠色的窗門大開,一個光透進來的所在。面朝舊漆的窗框望去,有一棵兩層樓高的老榕樹,青青綠綠,折射著亮,讓我想起遠在南方的家。 完整文章
文/楊富閔 你聽過「切心」的聲音嗎?別著急,讓我先從一卷空白錄音帶講起。 空白錄音帶簡稱空白帶,市售大抵分六十、九十、一百二十分鐘三款,不管在鄉村、在都市賣場銷路都不太好,空白帶功能性窄,卻被我們一群廟後囝仔當成玩具、還發揮得淋漓盡致。 完整文章
撰文/鄭雅文 攝影/張界 長長的海岸公路上,陽光炙熱,海風颳得兇猛,一個年輕人背著背包,帶著招牌的黑框眼鏡,汗水浸濕T恤,一望無際的公路面前,雙腳已經走到快起水泡,但想著經過這個路燈,下一個目的地就在前方了。 他是盧廣仲,當兵一年,結束完一連串為期兩年的表演,終於有時間好好休息。一天他打開 Google 地圖,定位於臺北車站和母校臺南大甲國小,發現「只要」65 完整文章
我喜歡臺南。這裡有純樸的民風、優雅的文化,還有令人心曠神怡的海景與數不盡的美食。 因為知名度高漲的關係,每天都有許多來自中國、香港、日本和世界各地前來的觀光客造訪,現在的臺南已然今非昔比,各式的民宿和餐廳林立,在時尚的外表下,開始變得有些庸俗。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希望把讀者帶到那個地方,讓他們看到那種幾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不平等。」陳育萱這麼說。 拿下數個文學獎項的陳育萱,今年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作品《不測之人》;雖然自己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陳育萱誠實地表示,她在學生時代的閱讀樂趣,大多來自課堂之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