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行遍天下 溫柔婉約的京都,以優雅沈靜的謐靜之美款待著來自四面八方而來的國際遊客。當觀光客們將視線凝視在一位位優雅舉止得宜的女將、藝伎舞伎身上時,是身上那抹淡而纖濃恰到好處的顏色,增添了京都的氣質,色彩,讓京都的柔情似水鮮明了起來。 用一抹色品韻體感京都 完整文章
文/納森.蘭特(Nathan H. Lents) 視茫茫的宿命 在我們細細考究人眼令人困惑的設計方式之前,容我先說明一件事情:人眼的功能也存在許多問題。舉例來說,許多正在閱讀這本書的民眾,都必須借助現代科技的幫忙。在美國和歐洲,有三成至四成的民眾都有近視,必須配戴眼鏡或隱形眼鏡。如果少了眼鏡的幫助,這些人的眼睛沒有辦法正確聚光,無法看清楚咫尺之外的物體。 完整文章
文/卡西亞.聖.克萊兒 粉紅色是女生的,藍色是男生的;這種現象到處可見。 南韓攝影師尹丁美(JeongMee Yoon)在 2005 年啟動「粉紅&藍計畫」,透過鏡頭呈現兒童被自己所有的物品環繞的畫面。被拍攝的小女孩,全都坐在如出一轍的粉紅汪洋中。 令人驚訝的是,這種「女孩──粉紅色,男孩──藍色」的僵化切割,其實是二十世紀中葉之後的產物。在幾個世代之前,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1893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電影的五光十色帶給我們無限想像,但總歸要與個人經驗有所連結,那些光影於我們才真正產生意義,那樣的意義是在生活中的無意識裡堆砌累積的。色彩如何在我們的生活裡創造意義?或者,生活如何賦予色彩意義? 日常經典創辦人黃金樺開場提及Eddie Redmayne在《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電影於我們而言是什麼?是對生活的儀式性感召。那麼生活於我們而言又是什麼?我們如何自光影裡找回與生命的連結?時光之硯站主、影評人張硯拓指出,電影裡的「色彩」運用是個重點。 「色彩在電影的運用,能帶來意在言外、劇情之外,屬於觀感、氣氛的東西。假如一部電影的用色豐富繽紛,看下來也會開心許多。」張硯拓表示。 色彩作為一種電影語言的運用 完整文章
文/文森.梵谷 September 1882 真的很奇妙,我們倆竟然總是心靈相通。就像我昨晚剛從樹林裡畫完一幅習作回來,我這星期特別忙著研究增加色彩強度的問題,早該拿我剛畫好的作品和你討論這個問題;結果你看!在你今早捎來的信裡,你就剛好提到你非常喜歡蒙馬特那強烈卻協調的色彩。 完整文章
文/水野學 美術課、體育課還有音樂課,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時光;卻常因為「對將來沒有幫助」的觀念逐漸遭到忽略,實在令人遺憾。 小學有美勞課,多數中學也有美術課。但有多少人會將美術視為一種「學問」呢?無論老師或學生,恐怕都抱持著「藝術科目不是學問」的認知吧,證據就是課堂上幾乎把時間全部花在技術訓練。但是,美術確實是一門不折不扣的學問,至少可以分成兩個部分 完整文章